台灣大百科橫幅

鳥占

  占卜在原住民地區普遍盛行,當出草、出征、祭祀、建築、開墾等重大行為前,必先占卜以問吉凶。
  根據《臺灣省通志》記載,多族原住民在下定決心從事特殊行為之後,便經常進行鳥占。在出發前、行動中途、抵達目的地或著手前,若鳥兒呈現凶兆,則立刻停止活動;行進間的隊伍可停留原地露營,翌晨再行鳥占,或放棄計畫返回家園。
  原住民各族皆有特定的鳥種用以進行鳥占。鄒族的占卜鳥為Oazomu,即繡眼畫眉,名稱來自於化身的勇士Oazomu;邵族人以M’asu-niʔ鳥的動態、飛向等判斷吉凶禍福,並以遇到Squ-io鳥為凶兆;排灣族則以一種叫「海亞夫」的鳥聲音調長短判斷狩獵的豐收與否。
  據目前所知,喜雀、樹雀、斑文鳥(或錦鳴)、繡眼畫眉、鷦鷯、台灣鷦鶯和台灣畫眉、小彎嘴畫眉等都曾是鳥占的神鳥。
  鳥占以鳥的方位和鳴聲長短緩急來判定吉凶,也根據鳥的聲調和回聲等,以自己站的位置為基準,以右邊占卜自己的吉凶,左則代表敵人或獵獸的吉凶。泰雅人出草時,聽鳥的鳴聲和飛向決定吉凶,如鳥先在左側鳴一次,再飛至前左方鳴一次,然後向前飛在同一位置左右兩側各鳴一次為大吉。如鳥自左向前右方飛鳴為吉,自右飛向左,再飛向右為吉。如鳥在左或右一邊鳴二次為凶,鳥在前方兩側鳴後,又在中間鳴者為凶。如在前方左右兩方同一位置兩鳥齊鳴,或者落前方橫越道路飛過為大凶,鳥在前方中央鳴者為大凶。
  《嘉義縣志》---嘉義縣鄒族:「出獵當日黎明,由部落出發,領導者先在途中鳥占,鳥聲愉快有節者為吉,聲長音悽者為凶,獵則停止。」
  《南投縣志》---南投縣泰雅族:「獵首前夜夢吉則黎明出發,由壯丁二人同時向目的地前進並作鳥占,以蓽雀鳥的鳴聲與飛向決定吉凶。大凡鳥聲清和者為吉,嘈而急者為凶。」
  《南投縣志》---日月潭邵族:「瑪速尼鳥(今名不詳)懂得人意,能預知禍福。出外時遇到牠,在左邊叫為吉兆,在右邊叫,大事不妙。另一種鳥斯奎伊鳥(今名不詳)也具靈性,但報凶不報吉,看到了祇有回家一途。」
  鳥占文化並非台灣原住民所獨有,凡馬來坡里尼西亞文化圈的南島民族,大都有此一共同的文化特質,如菲律賓民答那峨島上的巴哥布族也同樣盛行鳥占。
  鳥占的起源,台灣各族的原住民的說法並不一致,現在只剩下泰雅族及鄒族還保存著這方面的神話,如泰雅族的石頭生人神話及鄒族的占卜鳥傳奇故事。
  而今,隨著原住民傳統文化的瓦解,不論鳥占還是夢占,只有留守在部落的老人家還信奉不渝,年輕的一代經現代文明的洗禮,幾乎無人再去傳續古老的價值觀念。
撰稿者:黃涵佳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
參考資料:
1 達西烏拉彎.畢馬(田哲益)《臺灣的原住民 鄒族》, 臺北市 臺原出版 2002[民91] p.102-p.103 達西烏拉彎.畢馬(田哲益)《臺灣的原住民 邵族》, 臺北市 臺原出版 2002[民91] p.204-p.205 達西烏拉彎.畢馬(田哲益)《臺灣的原住民 排灣族》, 臺北市 臺原出版 2002[民91] p.90 臺灣傳奇編輯委員會《原住民風情》 臺北市 華嚴 民85 p.306-p.307 洪田浚 臺灣原住民籲天錄 臺北市 臺原出版 1994[民83] p. 54-p.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