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牡丹社事件

  牡丹社事件(日人稱:台灣事件)是台灣、日本、中國乃至東亞近代史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事件起因於台灣島周邊頻傳的船難事件,台灣島周邊自古極為重要的國際水道,偶然有船隻因颱風或觸礁等因素擱淺、沈沒,這些船難的漂民因言語溝通誤會為當地原住民視為入侵者而被驅逐、殺害之事在國際上屢見不鮮。西元1871年十一月一艘自宮古島開往琉球首府那霸朝貢的船隻,因颱風影響在回航時擱淺於台灣東南海岸的八瑤灣,上岸的六十六人在當地人庇護下暫時停留於排灣族高士佛社領地,然因言語誤會或其他因素宮古島民執意離開,因而在高士佛社、牡丹社、竹社三社交界處的雙溪口被部落聯盟視為入侵者而襲殺,存十二人在保力庄民保護下轉至台南府城於隔年返回琉球
  當時日本政府正預備將琉球納為日本直轄管理並排除清朝政府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準備將其擴張政策導向向南發展,因此日本政府在獲得清朝政府口頭承認台灣原住民「番地」為其主權不及的模糊說法後決議出兵台灣,然而受到國際上的關注以及國內的爭論對出兵台灣一事陷入膠著。
  西元1874年四月西鄉從道「番地事務總督」決議強行出兵,五月登陸恆春半島後日軍與排灣族人進行一系列的接觸戰,五月二十三號在石門展開的激烈衝突中牡丹社總頭目父子陣亡。六月份開始日軍分三路正式進攻排灣族人,本隊由正面攻打牡丹社、右翼軍經竹社攻打高士佛社、左翼則由楓港入牡丹路攻牡丹中社、牡丹大社與女乃社。三翼軍隊與排灣族人遭遇後燒殺部落居民,此時勝負大致底定七月份起便不再有大型戰鬥,日軍與排灣族人維持和平接觸的狀態。為等候中日談判結果日軍駐紮於恆春半島楓港、牡丹、雙溪口等地,由於風土不適十一月日軍撤兵時因熱病死亡者已達五百多人,遠遠超過戰鬥死亡人數。
  自西鄉從道強行攻台後日本政府面臨嚴峻的國際壓力,自八月起與北京當局展開系列談判,最後於十月底簽訂「中日台灣事件專約」,內容包括承認日本政府出兵台灣乃為其保民義舉、中國補給撫卹銀兩並出資買回日軍在台建物共五十萬兩,清朝政府還需設法約束「生番」並撤銷中日雙方來往公文。
  牡丹社事件(台灣事件)對日本政府而言是首次成功的海外遠征,並將其國內擴張政策轉為南進,最重要的是將原為中日共同藩屬的琉球納為日本管轄。對台灣而言,此時原住民所居地被清朝政府視為重要地區而不再以化外之地、「番地」棄之不理,為抵禦海外挑戰清朝派遣沈葆禎來台積極設置砲台、開山撫「番」並預備將台灣建省。而對當地排灣族人而言,牡丹社總頭目的戰死導致當地貴族家系的更動,而早年因應入侵者而組成的攻守同盟制度被破壞,及漢人開始大規模移入則使此地形成較複雜的族群文化現象。
  日本在1935年在石門古戰場建立忠魂碑,光復後國民政府改建為紀念碑,而縣道199線上牡丹鄉與車城鄉交界處的石門古戰場則成為重要的觀光史蹟憑弔處。
撰稿者:謝博剛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
參考資料:
1 Edward H. House原著;陳政三 譯《征臺紀事》 台北,原民文化出版 2003
2 《牡丹鄉志》 屏東,屏東縣牡丹鄉鄉公所出版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