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霧社事件

  霧社事件是日本殖民時代極為重要的一場原住民抗日事件。此一事件發生的起因極為複雜,依據長期研究此一主題的鄧相揚歸納,大致可以分為遠因與近因。遠因包括了日本確立殖民化的政治權力,以武力逼使泰雅族人歸順、日人掠取山地資源、生產方式由小米被迫轉為稻米,不符合泰雅族人原始的生活方式、族群的間隙與日人「以夷制夷」政策、失敗的「和蕃」婚姻政策、文化衝突等等。而造成霧社事件發生的近因,則包括了日人脅迫原住民勞役、畢荷‧沙波與畢荷‧瓦歷斯的積極策動、兩次「敬酒風波」,由於日人之踞傲引發雙方衝突。
  昭和五年(1930)10月27日,為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遭到抗日軍擊斃紀念日的前一天,霧社地區奉命於該日舉行聯合運動會來紀念。凌晨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率領族人攻擊馬赫坡駐在所,殺害日警。並在同時派遣荷歌社壯丁畢荷‧沙波前往各部落勸說一同起事。包括馬赫坡社(Mahebo)在內,一共有六個部落參與了此一事件,其他各社分別為:塔洛灣社(Tarowan)、波亞倫社(Boalum)、斯克社(Suku)、荷歌社(Hogo)與羅多夫社(Rodof)。各社分別攻下警察駐在所,並埋伏於運動會場四周山區。伺運動場響起日本國歌,各路人馬衝進運動會場,展開殺戮。共計有134名日人遭殺害,被殺傷者26名,漢人2名。能高郡郡守小笠原敬太郎往眉溪方向逃逸,被殺於無名橋畔。菊川郡視學則抵達眉溪駐在所,電告能高郡役所求援。
  此消息一出,震驚台日。台灣總督府立即下令調派台灣各地之警察隊與台灣軍司令部之軍隊前往埔里集結,以反擊霧社。台中州廳、花蓮港廳、台北、宜蘭、台南州廳皆派出支援,台灣軍司令部更在埔里興築機場。此外,更徵集鄰近其他的原住民部落,稱為「味方蕃」用以協助日軍圍剿霧社。日軍在後續的反擊行動中,精銳盡出,使用大量的現代武器與彈藥(包括瓦斯彈),霧社起事的各社族人雖然熟悉地形,又在各駐在所搶得大量的武器,鬥志昂然,但仍然無法與之相抗。12月8日,塔達歐‧莫那自殺,霧社事件暫告一個段落。
  在霧社事件之後,起事之六社社民遭到集體遷村,前往川中島(後稱清流部落)。

撰稿者:劉全峰
最後修訂日期:100年09月22日
參考資料:
1 Yabu Syat、許世楷、施正鋒,《霧社事件--台灣人的集體記憶》,台北:前衛出版,2001。
2 鄧相揚,《風中緋櫻--霧社事件真相及花岡初子的故事》,台北:玉山社出版有限公司,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