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傀儡番

  傀儡番(ka lei huan)一詞最早見於清康熙三十六年(1695年),郁永河自福建來台時所寫下的《裨海紀遊》一書,當中記載到郁永河在台灣觀察到的生番印象:「野番在深山中......恃其獷悍,時出剽掠,焚廬殺人......其殺人,輒取首去,歸而熟之,剔取髑髏,加以丹堊,置之當戶,同類視其室髑髏多者,推為雄。」(卷下),而其所寫的《土番竹枝》最後一首也寫道:「深山負險聚遊魂,一種名為傀儡番。博得頭顱當戶列,髑髏多處是豪門」。從其描寫的內容來看,郁永河在其詩中所描寫的,當為位於台灣南部的排灣或是魯凱族。今日的北大武山在清代被稱為「傀儡山」,居住其間的番人在當時以殺人獵頭聞名,而郁永河於是用他們的名稱來泛稱所有的「生番」。
  而所謂的「傀儡」是什麼意思呢?依據日籍人類學者移川子之藏的研究,可能是馬卡道語的音譯,但原本的意義為何,尚待學界研究。而另外也有學者認為,「傀儡」在閩語中代表著「沒有文化」,是對他人的一種眨詞,就傀儡番一詞實際上是由閩客族人用以稱呼當地的原住民的語用情況來說,似乎也有可信之處。
  事實上,「傀儡番」不僅是現在恆春半島上閩客族人對於當地的恆春阿美、排灣族、魯凱族(請參看相關詞條)的泛稱,「傀儡番」一詞也不斷出現在清代的史料之中。例如康熙四十二年(1702年)台灣海防同知孫元衡所寫的〈裸人叢笑編〉中有「虎山可深入,傀儡難暫逢(自注:「有生蕃曰傀儡,踞大山中,見人則戮」)。不競人肉競人首,殲首委肉於豝豵。驚禽飛,駭獸走,腰下血糢糊,諸蕃起相壽」,以及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任分巡台廈道標守備的婁廣之〈台灣偶作〉中有:「鵠面奇人傀儡番」的字句,只是在此的用法,皆有代指「生蕃」全體的意義。可見「傀儡番」在外族漢人的眼中,留下的印象是多麼鮮明而生動了。
撰稿者:王培欣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
參考資料:
1 薛順雄,〈台灣清代〈竹枝詞〉價值研討〉http://www.nchu.edu.tw/~chinese/EO12.HTML#_ftn2
2 吳榮順,〈平埔調究竟是傀儡調還是噶瑪蘭的加禮宛調〉,《平埔族與台灣社會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