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噶瑪蘭廳

清領時期臺灣東部的行政區。以東到海(太平洋),西到大陂山(今宜蘭員山枕山村),南到零工圍(今宜蘭冬山八寶村),東南到蘇澳,北到三貂遠望坑(今臺北貢寮)為廳界,大致包括今臺北縣(註 1)雙溪鄉(註 2)以南、宜蘭縣全境。
宜蘭地區,舊稱噶瑪蘭,為當地原住民族Kavalan的音譯,有多種不同的寫法,包括哈仔難、哈子蘭、哈仔瀾或甲子難等。1626年(天啟6年)西班牙人為探尋臺灣北部的形勢,發現聖地牙哥(今三貂角附近地區),也窺見蛤仔難的原野森林。然而一直到清領以後,蛤仔難才有移民進墾,遲至乾隆末年才正式開發,並於1810年(嘉慶15年)納入清廷版圖,1812年噶瑪蘭設廳,廳治設於五圍,置民番通判,並築城建署。
設廳之後,1823年(道光3年)通判呂志恆為便於清查戶口,將噶瑪蘭廳分為7堡,隸屬臺灣府,設通判一員,頭圍縣丞一員、羅東司巡一員。到了1835年,由於人口持續增加,增至12堡,即:頭圍堡、淇武蘭堡、民壯圍堡、五圍三結堡、員山堡、溪州堡、頂二結堡、茅仔寮堡、羅東堡、利澤簡堡、清水溝堡、打那美堡。1874年(同治13年)牡丹社事件發生後,沈葆楨來臺辦理海防,建請清廷調整臺灣行政區域,以利統治與開發。1875年(光緒元年),噶瑪蘭廢廳改縣,而以噶瑪蘭的「蘭」字,冠上「宜」字,改稱「宜蘭縣」,由新設的臺北府管轄。
漢人大舉入墾以前,噶瑪蘭人是平原上的主要活動人群,喜濱水而居,聚落形態多為傍河的小型集村。依據荷蘭人1650年的戶口調查,當時散布蘭陽平原噶瑪蘭人有45個村落,人口約一萬人。清朝則通稱為「噶瑪蘭三十六社」,分布以濁水溪(今蘭陽溪)為界,溪北有20社,大多在今宜蘭河流域的壯圍鄉、礁溪鄉及宜蘭市境內;溪南有16社,幾乎都在今冬山河流域的五結鄉、冬山鄉(註 3)及羅東鎮境內。
高山地區則以泰雅人為主,泰雅人善於狩獵耕織,因族群的擴張及墾獵的需要,聚落經常分化及遷徙。現可分為散布在大同鄉,蘭陽溪兩岸的溪頭群、卡奧灣;及南澳鄉大南澳溪及和平溪流域的南澳群。
1796年(嘉慶元年)吳沙聯合臺北地區的富豪,招募中國福建漳州、泉州、廣東流民1,000餘人開墾頭城,建立開發宜蘭的第一個據點。1798年吳沙病逝,其姪吳化及林明盞、吳表等人繼續領導;深入噶瑪蘭人與泰雅人間的緩衝地帶,由點而線而面逐步向南進墾,形成二圍(今頭城鎮二城里)、湯圍(今礁溪鄉德陽村)、三圍(今礁溪鄉三民村)、四圍(今礁溪鄉吳沙村)、五圍(今宜蘭市),及民壯圍(今壯圍鄉壯一至壯七、宜蘭市東南郊區一帶)等據點。
1804年,平埔族巴宰海人頭目賢文及大乳汗毛格,率領西部巴宰海族(岸裡、阿里史、烏牛欄三社)、巴布薩族(阿束及東螺社)、道卡斯族(大甲、吞霄社)及洪雅族(北投社)等四族八社共1,000餘人,進入蘭陽平原溪北地區,擬在五圍附近開墾,因遭漳州人排拒而移墾羅東,成為溪南開發的先驅。其後,漳人偷襲攻占羅東,廣東人也進墾冬瓜山(今宜蘭冬山安平村 )一帶,漢人勢力全面侵入溪南地區。
雖然蘭陽平原於未入版圖前已先行開發,但設噶瑪蘭廳後,臺灣知府楊廷理卻力裁業戶(地主),使噶瑪蘭廳成為全臺唯一沒有業戶的地方,土地開墾採行「招墾制」。由官府分地招墾,以「限期開透」政策,使土地開發更為積極,再加上水源充足,移民開圳、墾地並進,聚落亦隨圳道向外擴張。到了道光年間,溪北、溪南肥沃的原野開墾殆盡,新來的移民只好向近山一帶發展。同治、光緒年間,陳輝煌聯合平埔族與漢人,開拓叭哩沙喃(今宜蘭三星)沿山一帶;由於番害與水患,開墾仍限於泉大湖溪(今宜蘭三星拱照村大湖溪)以東一帶。少數中國福建汀州、泉州的民眾也拓展到蘇澳附近,1874年北路(今蘇花古道)開闢,漢人移民更進一步開墾到南澳沿海地區。
清代噶瑪蘭之開拓代表中國邊疆地區開發的一個特殊模式,其特色有:(一)『官未闢而民則已闢』的官民不同調;(二)武裝拓墾所形成的圍與結之拓墾聚落;(三)納清版圖之後開發更形快速,人口快速累積。

撰稿者:黃雯娟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24日
參考資料:
1 陳淑均。1957。《噶瑪蘭廳志》。「臺灣文獻叢刊」160。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2 徐雪霞。1984。〈清代宜蘭的發展 (1810-1895)〉。《臺北文獻直字》,69:131-170。
3 廖風德。1990。《清代之噶瑪蘭》。臺北:正中。
4 施添福。1996。《蘭陽平原的傳統聚落:理論架構與基本資料》。「宜蘭文獻叢刊」12。宜蘭:縣立文化中心。
5 黃雯娟。1990。〈清代蘭陽平原的水利開發與聚落發展〉。碩士論文,臺灣師範大學地理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