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花蓮港廳

日治時期臺灣東部的行政區,廳治設於花蓮港街(今花蓮市),1940年(昭和15年)陞花蓮港市。西界中央山脈主分水嶺,東臨太平洋,南以璞石閣支廳與臺東廳為界,相當於今日花蓮縣
舊稱奇萊,「花蓮」之名始見於沈葆楨奏疏:「花蓮溪東,注其水與海濤激盪,迂迴澎湃,狀之以其容,故曰洄瀾,後之人諧為花蓮,至今沿襲之」。1909年(明治42年)臺灣總督府進行地方制度改革,將原本歸臺東廳管轄的花蓮港支廳及璞石閣、成廣澳兩支廳大部分區域,劃歸新設立的花蓮港廳管轄,確立花蓮港廳範圍,東臺灣行政就此分化為南北兩端。由於花蓮平原比臺東平原更廣、住民更少,更易於進行土地整理與開發,在臺灣總督府計畫將東臺灣建立為有別於西臺灣的日式新天地的企圖下,花蓮平原藉交通之便,逐漸超越臺東廳,成為東臺灣的區域中心,所吸納的基礎建設亦是東臺灣之冠。
臺灣總督府為創造有利於日本資本家投資的環境,在花蓮港廳展開林野調查、討伐原住民、大規模原住民集團移住(至1941年共移住1,894戶、10,772人,為全臺各州廳移住人口最多者),設立吉野村、豐田村、林田村3個官營日本農業移民村,引進「花蓮港電氣株式會社」、「東臺灣木材合資會社」、「賀田組花蓮港支店等會社」,並完成臨海道路(1931年)、花蓮港(1939年)、東線鐵路(1926年)等交通建設。結果,花蓮港廳人口在1909-1943年(明治42-昭和18年)自2.6萬人增為17萬人(成長指數高達648,同期臺東廳376,全臺208),其中日本人口由1,139人增為21,282人,是全臺各州廳日本人比例最高的地方。以1935年的人口為例,花蓮港廳日本人占13.57%(臺北州11.78%其次,全臺5.19%);1923年(大正12年)花蓮港街人口6,655人,其中日本人3,297人(占50%),甚至多過漢人,成為全臺「和風最盛」的地方,1940年升格為市,成為東臺灣最大的城市。
1910年以前,日本農業移民僅限於民間自發申請,「賀田組」於吳全城(今花蓮壽豐平和村)主導建立臺灣首座、也是日本海外首座移民村。但私營移民村皆以失敗收場,原因是:(一)政府並無其他協助或保護;(二)墾主目的在獲得土地,缺乏適當準備;(三)日本移民成為佃農,無永久居留的決心;(四)移民中混有許多浪人,不能建立健全的農村;(五)移住地設備不全,醫藥缺乏,現實條件使移民失望。
為解決日本內地人口過剩問題,臺灣總督府決定以「東臺灣」為日本人主要移民地區。臺灣東部因此成為第一個實施官營移民村的地方。1909-1918年(明治42-大正7年)臺灣總督府開始積極介入移民措施,陸續設置3個官營移民村,1918年共有移民3,417人,其位置由北而南分別為花蓮平原西側山麓的吉野村(1910年設,今花蓮吉安)、縱谷地區今壽豐溪出山口北側的豐田村(1913年設,今花蓮壽豐)、今壽豐溪灘南側的林田村(1914年設,今花蓮鳳林林榮里)。村民以種甘蔗供應「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為主,但由於自然環境險惡,移民水土不服,患病死亡率高,耕作方法與習慣不能適應,且以甘蔗栽培,而非糧食栽培為主,加上土地俱為官方或糖廠所有,使移民形同糖廠佃工,故而成績不佳,移民村經濟隨米價與糖價的漲跌而起伏。
臺灣總督府大力挹注下,花蓮港廳各項產業逐步發展,包括農業(蔗、米為主)、畜牧業、林業產、水產、工業(以製糖為主)等。中日戰爭發生以後,轉向以軍需產業為重點的「工業經濟」;由於花蓮平原上的花蓮港街(市)已成為資本家進駐東臺灣的前哨站,配合附近的水力電廠,成為東臺灣首次引進重化工業的地區,造就花蓮平原前所未有的工業景象,花蓮港市也成為東臺灣唯一的工業城市。但因戰爭結束,引進的各種重化工業建設僅曇花一現。

撰稿者:李玉芬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24日
參考資料:
1 吳翎君。2006。《續修花蓮縣志(民國71年-90年):歷史篇》。花蓮:縣政府。
2 張家菁。1996。《一個城市的誕生:花蓮市街的形成與發展》。花蓮:縣立文化中心。
3 陳正祥。1959。《臺灣地誌》。「敷明產業地理研究所研究報告」94。臺北:敷明產業地理研究所。(※memo:初版年1959)
4 施雅軒。1995。〈花蓮平原於中央政策措施下的區域變遷:從清政府到國民政府1875-1995〉。碩士論文,臺灣大學地理學研究所。
5 潘文富等。2005。《臺灣地名辭書卷二:花蓮縣》。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