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重陽

農曆9月9日。中國古人以雙數為陰,單數為陽,因月日重九而得名。魏文帝曹丕寫給鍾繇的書信中,曾解釋重九的意義:「九為陽數,而日月並應。俗嘉其名,以為宜於長久,故以享宴高會。」晉朝葛洪的《西京雜記》記載,早在漢代初年,宮廷裡便有在重九當日「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花酒」等習俗「以祈長壽」。
重陽登高的典故,始見於梁朝吳均《續齊諧記》,東漢時汝南人桓景按照費長房的指示,在9月9日設法讓家人消災避厄,於是當天全家人「絳囊盛茱萸以繫臂,登高飲菊花酒」。當桓景家人傍晚返回家園,發現家中牲畜盡皆暴死,慶幸躲過一劫。不論這個故事真實與否,家族團聚與登高宴飲,是重陽節慶的兩項重要元素;菊花與茱萸則為當令應景的花卉酒飲與植物。
乾隆初年鄭大樞在〈風物吟〉的組詩中有描寫臺灣重陽節各種應景的習俗:「囊萸載酒啖檳榔,處處登高屐齒忙。黃菊正開秋未老,滿天紙鷂競飛揚。」可見當時重陽的活動名目眾多,並且老少咸宜。1696年(康熙35年)高拱乾編纂《臺灣府志》,指出每遇重陽節令,士大夫往往舉行載酒登高之會。並且因為「臺地菊花早開」,所以當時就有商人特地來臺購買運返大陸,再以原價的數倍賣出,賺取豐厚的利潤。當時臺灣的儒生在重陽節當天有殺取狗頭祭祀魁星的習俗,狗肉則「生徒聚啖,歡飲竟日」。
放紙鷂(風箏)的活動在傳統中國通常是在春日清明之際舉行,不過由於臺灣9月時會吹起稱為「九降」的東北季風,適宜放風箏,因此在清初便成為臺灣重陽節的一項特色。黃叔璥《臺海使槎錄》便記載臺灣民間在重陽節時「競放紙鳶,如內地春月」。臺灣俗語有「九月九,風吹滿天哮」,正是描寫競放風箏的盛況。成書於1759年(乾隆24年)的《澎湖紀略》也詳細描寫澎湖重陽節施放的各色風箏,包括人物、鷥鳳,以及「河圖八卦」之類,晚上更繫上小燈籠,沿線乘風而上,「恍如明星熠燿」,彼此相賽,以高下為勝負。
家族於重陽團聚,同時也會舉行供牲祭祖的活動。日治時期出版的《安平縣雜記》曾描寫民間在重陽時節以麻糍、甘蔗和柿子祭祖與祀神。至今臺灣漳州移民的祭祖往往不在清明,而在重陽。不少客家族群也有重陽祭祖的習俗,其中以頭份東莊里的祭祖活動最為盛大。族人清晨就群集於氏姓公廳,由族長主持祭祖典禮。
今日以西曆為主的星期假日成為日常節奏的基調,過去重陽時鄉里學塾放假一天的安排早已取消,士人已無雅興載酒登高,兒童也無暇三五成群以風箏鬥勝。由於「九」與「久」同音,而重九的傳統習俗中確有祈壽之舉,1966年在中國老人福利協會的建議下,政府明令重陽節為「老人節」,官方往往安排贈禮或宴請等敬老活動,自此士人與兒童退下重陽節的舞臺,老人躍登成制式的主角。

撰稿者:陳熙遠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1月09日
參考資料:
1 (清)黃叔璥。1965。《臺海使槎錄﹙八卷﹚》。「叢書集成簡編」797。臺北:臺灣商務。
2 (清)胡建偉纂修。1966。《澎湖紀略》。「中國方志叢書臺灣地區」第17號。臺北:成文。
3 (清)高拱乾。1987。《臺灣府志》。「臺灣文獻史料叢刊第一輯」2。臺北:大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