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音樂學

音樂學一詞,或可指涉為一種對於音樂的研究方法,或可視為一門專業學科。當其為一種研究方法,所指的是音樂的學術性研究。當其被視為學科,是指19世紀末,從歐洲德語系國家所發展出來的一門學科,德語稱Musikwissenschaft。
一、音樂學為一種研究方法
對於音樂進行系統的研究,始於日治時期。此時期音樂研究,有應用人類學、民俗學以及語言學等學科之研究方法,呈現音樂在生活中的面貌,有時還包含樂器尺寸、圖片描述以及歌詞紀錄等內容,這類研究者有例如佐藤文一、片岡巖、鈴木清一郎等人。另一類的研究者具音樂背景,他們多試圖對音樂進行採記錄及分析,使得許多口傳音樂開始進入書寫時代。這一類的研究者除田邊尚雄與黑澤隆朝是短期來臺從事調查外,其他多為學校音樂教師,例如張福興一條慎三郎、竹中重雄等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至1980年代初期的研究仍屬零星,兩類研究者除由日人轉為臺人,形態上並沒有太大改變。本土音樂研究上,以中央研究院為主的非音樂背景研究人員,留下了音樂物質、生活及應用形態的紀錄。此類型的研究成果,一直延續應用至今,並廣為日後音樂學者所引用,例如李卉對於口簧琴;凌曼立對於阿美族樂器;胡台麗對於賽夏族矮靈祭排灣族魯凱族類樂器的研究成果等。由於研究者多從人類學面向出發,發表論文雖多附採,但並未著重於音樂本體特質,及其與文化和社會關聯性之探討,僅僅是將音樂聲響記錄下來。至於具音樂背景的研究者,幾乎都曾在歐洲、美國、日本等地深造,其中除呂炳川駱維道獲民族音樂學博士,為經過專業音樂學訓練的學者外,其餘如史惟亮許常惠等,大多修習音樂學相關課程後投身研究。此時具音樂背景者的研究,由於仍受歐洲比較音樂學思潮影響,重視音樂的音組織、旋律、節奏等內容。而將音樂視為人類活動的研究課題,則正處於萌芽階段,僅見於駱維道的論文。
其他面向研究上,國民政府時期對於京劇國樂等中國音樂的推動不遺餘力。但由於這些音樂並非根源於臺灣,民眾多半感到陌生,因此此時期政府推動對於中國音樂的研究,但其成果卻介紹性多於探討分析;相同的情形也出現在西方音樂部分。從日治時期引入的「新音樂」,雖長時間在學校推動,但畢竟接受程度緩慢。而教會的傳播,則側重音樂的功能性導向,因此即使展演活動頻繁,但研究仍屬稀少。因此國人多引介西方既有的研究成果,進行翻譯與介紹等工作。
1980年代中期至今,本土訓練的專業音樂學人才開始投身音樂研究,此批學者對於臺灣繁多音樂種類的探討,為日後各樂種深入研究奠定基礎。另由於受世界經濟不景氣,本地經濟起飛等影響,在德國、奧地利、法國、美國、日本等處學習的音樂學人紛紛歸國,拓展了本時期音樂的研究題材。加以政治解嚴,社會風氣趨於開放,音樂研究也漸朝多樣化發展。
在本土音樂研究上,承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至1980年代初期,以許常惠為主的研究者,仍持續比較音樂學的研究方法。本地所訓練的專業研究人才首推呂錘寬,對於臺灣漢族音樂研究面之廣泛與深入,為本地學者點滴經營累積成果之代表。此外,從法國留學歸國的民族音樂學者們,將音樂視為人類活動的研究方法帶入,為本土音樂研究注入了新課題。呂鈺秀的《臺灣音樂史》一書,則呈現至20世紀為止,臺灣本土音樂研究具體的成果。
其他面向研究上,西樂透過介紹性與報導性的文章,漸漸被民眾所認識。1980年代中期,從奧地利維也納大學學成歸國的劉岠渭,以其廣博的專業訓練、新穎的表達方法,學術的態度以及研究的面向,去看待西方音樂,帶動臺灣對於西方音樂史的研究風潮。
除了音樂史學的認識與研究,20世紀初期,國人已開始演奏西方作品,並利用西方音樂理論進行創作。對於國人在西樂創作、演奏、教育等面向上的努力,這個階段也開始受到重視,相關的研究逐漸出爐。
將西方音樂美學與音樂心理學理論與思想大量引入,並大力提倡者,首推1990年代初期,從德國漢堡大學學成歸國的王美珠。今日各大學音樂科系內,普遍設有音樂美學課程,可說是當時所播下的種子。
世界音樂的研究,則始於20世紀末、21世紀初。透過經常舉行國際性的民族音樂學學術研討會,國人不但有機會認識不同國家的音樂,且透過學術交流,研究的觸角往外延伸,相關的研究論文也漸可見。
二、音樂學作為一門學科
音樂學這門學科,是19世紀末興起於歐陸德語系國家的學科。臺灣將「音樂學」視為一門學科,始自1962年中國文化學院(今中國文化大學)設立藝術研究所,包含了音樂組;1980年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成立包含音樂學組的音樂研究所,由許常惠規畫與主導,開始對臺灣不同音樂樂種進行全面研究;而後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東吳大學等校,相繼成立音樂學研究所碩士班音樂學組,將音樂研究視為一門學科,開設相關理論與實踐課程,有計畫的培育專業音樂研究人才。此外,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南華大學等校,也成立民族音樂學系或研究所,顯示對民族音樂研究的重視;而2001年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及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同時成立相關博士班,更可見音樂學專業研究向下擴張以及向上精緻化的發展。至於長期人才培育的成果,則體現於音樂研究課題廣度與深度的增加,以及研究方法與手段的多樣。
2003年開館的傳統藝術中心民族音樂研究所及民族音樂資料館(今臺灣音樂中心籌備處),為國家級音樂調查、蒐集、保存、研究機構,卻由於政府精簡編制政策,成為純粹行政機構,未能有專業研究人員,致使此學科至今為止的研究主力,仍只能倚賴相關音樂系所的師生們。
撰稿者:呂鈺秀
最後修訂日期:99年01月18日
參考資料:
1 王美珠。2001。《音樂、文化、人生:系統音樂學的跨學科研究議題與論文》。臺北:美樂。
2 呂鈺秀。2003。《臺灣音樂史》。「臺灣史硏究叢書」。臺北:五南。
3 許常惠。1991。《臺灣音樂史初稿》。臺北:全音樂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