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劇場舞蹈音樂

在舞台上演出,由專業編舞家與舞者結合音樂和視覺藝術,共同呈現的一種表演藝術。舞蹈音樂是為舞蹈演出所寫作或伴奏的音樂,或做為舞作氛圍的營造、節奏依循與寓意象徵,甚至為舞作之靈魂。今日臺灣擁有芭蕾、民族、爵士、現代等專業劇場舞蹈。因現代劇場的概念來自西方,再加上臺灣不同時期被殖民與移民遷入影響,因此劇場舞蹈音樂也充分反映歐美、日本與中國各地文化的輸入。例如:使用中國與臺灣各地區音樂的民族舞,以西方管絃樂或鋼琴曲為主的芭蕾,採各類爵士樂與音樂劇音樂的爵士舞,音樂取材自由多元的現代舞,以及採特定民族音樂的佛朗明哥與踢踏舞等。除了現代舞,上述其餘的劇場舞蹈常與特定之音樂連結;現代舞則在編舞家挑選音樂與作曲家譜寫音樂上,展現多樣的美學與藝術性。
一、臺灣劇場舞蹈的起始(日治時期)
臺灣劇場舞蹈的濫觴,是1930年代日治時期日本「現代舞之父」石井漠(1886-1962)與其弟子來臺演出,影響臺灣首批子弟赴日習舞,造就臺灣早期重要舞蹈家:林明德、李彩娥、蔡瑞月,以及隨後的李淑芬等。他們學習東洋舞蹈、芭蕾與創作舞(強調表現與律動的早期現代舞),隨著民謠、古典音樂與擊樂舞動。此時演出的舞蹈音樂取得不易,多仰賴樂團或音樂家現場彈奏,或播放仍不普及的唱片。在內容上,以古典音樂、臺灣及世界民謠為主。蔡瑞月在1949年舞作《水社懷古》中,使用原住民音樂、作曲家江文也的〈牧歌〉、陳清銀的〈狩獵〉與吳居徹的〈湖畔之舞〉等作品,以及同年現代舞作《新建設》中結合純打擊樂與抽象肢體動作,對當時而言,是相當前衛的嘗試。
二、1950-1960年興起的民族舞
1949年國民政府播遷來臺,政府於1953年成立「民族舞蹈推動委員會」。1954年起開辦全國性舞蹈比賽,以戰鬥、勞動、禮節與聯歡舞為四大方向,影響臺灣舞蹈發展。傳統國樂、中國各地民謠、抗戰愛國歌曲和中國藝術歌曲,遂成為民族舞蹈音樂之大宗。中國來臺舞蹈家如高棪、劉鳳學等帶來的民族舞,與融合中國傳統舞蹈動作和現代手法的「中國現代舞」,匯入臺灣舞蹈發展之河。此時期舞蹈音樂資源仍匱乏,以78轉唱片、請樂團或樂手現場演奏為主。
1953-1954年間,中廣國樂團錄製的2、3張唱片,成為舞蹈家們珍貴的音樂來源。劉鳳學於1965年赴日研究唐樂舞,將手抄99首古樂譜與60多首古舞譜帶回臺灣。經過樂舞譜的解譯,於1967年嘗試重建《春鶯囀》部分等唐代樂舞於現代劇場,進而在2001年與2002年由「新古典舞團」演出數首全本唐大曲。
三、現代舞與現代音樂的合作
1960年前後,臺灣現代音樂運動隨著赴歐留學的音樂家返臺開始推展。1960年代後期,舞蹈家與作曲家合作的情形大增。劉鳳學從1968年開始,以多位當代中國、臺灣作曲家作品入舞,並委託當代作曲家為舞作譜寫音樂,如國樂作曲家劉俊鳴、夏炎、董榕森、王正平,以及現代音樂作曲家馬思聰、許常惠、馬水龍等。美國現代舞亦於1960年代後期傳入,1973年,自美返國的舞蹈家林懷民,就著「中國人作曲,中國人編舞,中國人跳給中國人看」的精神成立「雲門舞集」。
林懷民與作曲家史惟亮發起的中國現代樂府合作,促使許多傑作產生。如許博允的《中國戲曲之冥想》(1973)、《寒食》(1974),史惟亮的《奇冤報》(1974),賴德和的《眾妙》(1975)、《紅樓夢交響曲》(1983),馬水龍的《盼》(1976)、《廖添丁》(1979)等。現代舞推動現代音樂創作,而作曲家也為現代舞創作貢獻心力。對於劇場舞蹈藝術多元可能性的開拓,舞蹈音樂委託創作有相當助益。
四、民歌採集與流行樂
1950年代政府的「採集、改良山地歌舞」政策,讓多位舞蹈家如李天民、高棪等與原住民歌舞有了碰撞,影響舞蹈音樂。劉鳳學1954-1980年間親自參與採集各族音樂,這些田野素材構成了早期如《蘭嶼夏夜》(1956),與近期如《沉默的杵音》(1994)等舞作的音樂。
1978年恆春民歌手陳達受林懷民邀請,為舞作《薪傳》(1978)演唱間奏曲〈思想起〉,而鄒、卑南族的歌謠也成為雲門《九歌》(1993)等舞作音樂。除了歐美現代作曲家作品,民歌、流行音樂直指現實生活的力道,也與現代舞共舞。例如,1986 年林懷民邀請歌手蔡振南清唱〈心事誰人知〉等臺語歌曲,做為舞作《我的鄉愁,我的歌》之音樂。
五、傳統重建與創新嘗試
1980年代開始,臺灣現代舞團陸續成立。1990年代,「傳統與創新」仍為重要課題。1991年,首支由原住民青年組成的舞團「原舞者」成立,將各部落瀕臨失傳之歌舞,呈現於劇場舞台。陳美娥1983年創辦的漢唐樂府,也自1990年代開始結合傳統南管曲與梨園舞蹈,將南管樂舞之美推向國際舞台。
1984年劉紹爐創立「光環舞集」、1998年簡妍臻等成立「身聲劇場」與2002年謝韻雅的「聲動劇場」,皆嘗試以聲音、動作關係為主題創作。舞蹈與舞蹈音樂的關係,儼然流動於不同層次間,映射出多樣的光彩。
六、有聲出版品錄製與專業配樂家誕生
1991年開始,雲門舞集發行《我的鄉愁,我的歌》等舞作音樂出版品。今日臺灣已有數位長期與舞團合作的作曲家,如林慧玲、陳揚、史擷詠、沈聖德等,並陸續有舞蹈音樂專輯發行。日治時期到今日,臺灣劇場舞蹈音樂從依賴音樂家現場演奏、播放唱片等被動方式,到擁有委託作曲家創作、剪輯田野錄音與舞者跨領域演出等主動選擇。編舞家們在種種時空背景下,與音樂發展的脈動共舞。
撰稿者:江品誼
最後修訂日期:99年06月01日
參考資料:
1 張中煖等著。平珩主編。1997。《舞蹈欣賞》。臺北:三民。
2 李小華。1998。《劉鳳學訪談》。「藝術大師」4。臺北:時報文化。
3 楊孟瑜。1998。《飆舞:林懷民與雲門傳奇》。「社會人文」107。臺北:天下遠見。
4 游素凰。2000。《臺灣現代音樂發展探索1945-1975》。臺北:樂韻。
5 鄭炯明編。2004。《李彩娥舞蹈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高雄:高雄市文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