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新聞片

以真實新聞事件為拍攝題材的影片。1899年臺北「十字館」使用愛迪生公司維他鏡放映機(Vitascope)放映《美西戰爭》等影片,是臺灣最早公開放映新聞片的紀錄。
1900年義和團事件引起八國聯軍攻打中國,日本吉澤商店派遣兩位攝影師拍攝實況新聞片,造成新聞片在日本的流行。1901年《八國聯軍攻打中國》也在臺灣放映。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由於這是日本明治維新之後最大的一場戰爭,日本民眾十分關切,吉澤商店也加強拍攝陣容隨軍攝影,將各地戰況攝回,造成全日本轟動。1905年高松豐次郎在東京取得日俄戰爭的新聞片後,立即返臺放映,募得國防獻金十萬圓。
臺灣拍攝新聞片的紀錄可溯及1910年,當時臺灣總督府的「愛國婦人會臺灣支部」配合佐久間總督討伐原住民的行動,與高松豐次郎合作組織電影班,聘請日本攝影師來臺拍攝新聞片,並在臺灣及日本放映;日本電影公司(如百代公司、橫田商會)也來臺拍攝相同題材回日本放映。1912年,日本攝影師里德太郎受東京鶴淵商社派至臺灣拍攝新聞片,卻被原住民狙擊身亡,是日本新聞片攝影師死於戰場上的第一人。
1922年4月,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理蕃課開始製作以臺灣原住民為題材的影片放映給臺灣原住民看,此後,各機構也基於各種不同的目的進行電影拍攝。1936年6月,交通局運輸課開始出品新聞片輯《臺灣畫報》,可能是以新聞片形式定期出現在臺灣的先鋒。
1923年,《臺灣日日新報》成立電影部,雖陸續拍攝一些新聞片,但直到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後,才像日本報社製作定期的新聞片專輯:如《臺日新聞》、《臺日新聞特報》及《臺日新聞號外》等。東京日日新聞社與大阪每日新聞社則於1931年在臺北聯合設立「大每東日電影圖書館臺灣分館」,派遣工作人員在臺灣拍攝新聞片,日製新聞片在臺灣更形普及。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後,臺灣第一座專門放映新聞片的劇院「世界新聞劇場」正式營業,放映《臺灣日日新報》、《東京日日新報》、《大阪每日新聞》、《全日本有聲新聞》、《大阪時事新報》、《讀賣新聞》、《報知新聞》等新聞片。戰爭期間,日本政府透過這些以新聞片包裝的影片,將日本軍國主義思想對臺灣島上的日本人、漢人、原住民進行宣傳洗腦。例如總督府文教局社會課製作的《時局下的臺灣》,呈現總督等人至神社祈願、臺北新公園為戰死者舉行市葬、群眾夾道歡送南瀛部隊出發、慶祝南京陷落之花車遊行、婦女會會員製作慰問袋與千人針、慰問死者遺族等。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後,臺灣總督府為統轄電影的拍攝與放映活動,遂建立各地電影團體相互融通利用的管道,以避免資源浪費,並進一步由總督府指揮全臺的電影團體,配合戰時宣傳的需求,於1941年8月成立「臺灣映畫協會」。1943年,推出定期的新聞片專輯《臺灣映畫月報》,報導激烈的戰況。
1945年日本戰敗,奉派來臺接收日本電影事業的白克召集當時留守的日本攝影師繼續拍攝新聞片,拍攝了10月24日臺灣行政長官公署長官陳儀搭乘專機抵達松山機場,及第二天在臺北市中山堂接受日本末代總督安藤利吉的投降。這兩則新聞加上10月25日拍攝的臺灣各界慶祝光復之景象,被編輯成《臺灣新聞第1號》,於1945年11月出版,是臺灣戰後出現的第一輯新聞片。
1945年11月1日,白克將「臺灣映畫協會」與「臺灣報導寫真協會」合併,成立「臺灣電影攝影場」(簡稱電影攝影場),以「臺灣映畫協會」的臺籍技術人員為主體進行新聞片拍攝,每兩個月出片一輯,在全臺少數幾家特約戲院放映。1945年至1947年間,電影攝影場陸續拍攝4輯有關臺灣民生的新聞紀錄片,總稱《今日之臺灣》。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後,宣傳委員會裁撤,電影攝影場改隸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1947至1949年,臺灣通貨膨脹嚴重、社會極度不安,新聞片拍片量銳減。1949年國民政府遷臺後,電影攝影場被指派為專門製作新聞片的機構。
1949年至1954年間,臺灣國際地位動盪不安,新聞片以外國官員訪臺與本國官員出返國之項目最多,其他則以政治、軍警、典禮節慶、經濟民生的報導為多。1950年代電影攝影場的新聞片,大抵著重在宣傳臺灣是反共基地、臺灣實施民主自治、海外華僑心向臺灣,以及臺灣各種建設正在突飛猛進等訊息。到了1957年電影攝影場改名為「臺灣省電影製片廠」(簡稱臺製)後,拍攝的新聞片整體而言多見正面、樂觀的新聞,較少負面的犯罪新聞。1965年起,臺製新聞片漸偏重省政宣傳與地方建設報導,並開始穿插一些具有紀錄片外觀的宣導教育片。
臺製新聞片的黃金時代是1957至1971年,包含了臺灣建設「黃金的十年」(1965-1974年)。1971年起,電視新聞節目的興起取代了新聞片的功能,新聞片遂漸式微。
撰稿者:李道明
最後修訂日期:101年05月18日
參考資料:
1 黃建業總編輯。2005。《跨世紀臺灣電影實錄1898-2000(上冊)》。臺北:文建會。
2 李道明。1995。〈新聞片與臺灣〉。《電影欣賞》,73:104-111。
3 李道明。2007。〈戰後半世紀臺灣紀錄片與文化變遷〉。《臺灣當代影像:從紀實到實驗1930-2003》:168-186。臺北:同喜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