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賽戲

平埔族牽曲樂舞。明朝末年陳第〈東番記〉,應是最早記載有關賽戲的文獻,文中記載著:宴會的時候,放置一個大酒罈在眾人之間,大家席地而坐,沒有菜餚,各自以竹筒盛酒暢飲,痛快時載歌載舞。荷西時期的記載則僅強調平埔族好客、喜歡飲酒,而無賽戲的描繪。從文獻來看,賽戲在18世紀初廣受大家的注目。
明朝諸羅縣縣令周鍾瑄曾寫了5首賽戲的詩,其中一首是描繪春天時節平埔人賽戲的情形:「蠻姬兩兩鬥新妝,蹀躠花陰學舞孃。珍重一天明月夜,春來底事為人忙。」賽戲時,以敲打作為歌舞起始和休止的號令,因為平埔人喜歡在腰上懸掛薩鼓宜樂器,跳舞時撞擊出宛若車鈴琤琤的聲音。也有舞者腰間懸掛「大龜殼」,龜殼的背內向;在龜板上綴著木舌,跳躑時令其自擊,聲韻好像木魚的聲音。
賽戲是平埔族過年、農穫完畢或狩獵之後,才能舉行的歡唱儀式。但是,在祭祖、婚喪典禮時也舉辦賽戲。一般說來,例如西拉雅人的過年,沒有固定的日子,有時是鄰社互相約定日期。大抵以9、10月收穫季節收割完畢後,就賽戲過年。過年時,社中老幼男婦穿上最美麗的衣服,戴上最喜愛的裝飾品,男孩喜歡戴著五色鳥羽結成的帽子,女孩則用蔓藤編織成環、插上鮮豔美麗的花朵,戴在頭上,並準備最豐盛的佳餚,酒席擺設地上,人人互相酬酢。酒酣耳熱之際,當場即興創作歌謠,隨興起舞,大家挽手歌唱,跳躑旋轉以取樂。每歌舞一段,則眾人齊咻一聲,將賽戲帶到高潮,黃叔璥在〈番社雜詠〉描繪了賽戲的歌舞情景,「男冠毛羽女鬋鬖,衣極鮮華酒極酣。一度齊咻金一扣,不知歌曲但喃喃。」正是以上此種情形的寫照。。也有一年舉辦2-3次賽戲,日期大約是農曆8月或3月,多以稻子成熟收割後為期。清代御史黃叔璥在所著《臺海使槎錄》書中,記載了〈蕭壟社種稻歌〉,歌詞如下:
拼 音 語 譯
呵搭口甬其礁 同伴在此
a tap iong ki ta
加朱馬池唎唭麻如 及時播種
ka tsu ma ti li ki ma dsu
包烏投烏達 要求降雨
pau o to o tat
符加量其斗逸 保佑好年冬
hu ka liang ki to ek
知葉搭著礁斗逸 到冬熟後
ti yap tap tiok ta to ek
投滿生唭口迦僉藍 都須備祭品
to buan seng ki ka giam lam
被離離帶明音免單 到田間謝田神
pile le tai bing im bian tan
歌詞的意思是:村民們在農作收成之後,各家皆得自備牲酒以祭謝田神,同時也得露立竹柱,結草一束於中柱為向,設向以祭拜神靈和祖先。然後才舉行賽戲慶祝豐收。過年期間還得在曠野間舉行賽跑,稱之為「鬥走」,以決勝負。而後,又再賽戲酣歌,過年賽戲整個活動的時間,約維持3、4天之久。
撰稿者:林清財
最後修訂日期:99年0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