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七字調】

臺灣民間的「俗謠之王」,也是唸歌說唱主要的唱腔曲調之一,更是歌仔戲最具代表性、不可或缺的一個唱腔曲調。一般稱【七字仔調】,簡稱【七字仔】(tshit4-ji7-a2)。
基本上唱詞每段4句,每句7字,結構與舊詩的七言絕句相同。不過演唱者為了修飾旋律,或使節奏更加生動自然,常會加入無特別意義的虛字(如:啊、嗎、哪、喂等)和修飾性的襯字,因此,一句唱詞超過7個字的情形,屢見不鮮。每段【七字調】唱詞,通常在每句句尾都要「罩句」(押韻),俗稱「四句聯」。唱詞中的7個字,均以前4後3(4+3)方式構成,前4字為前半句,後3字為後半句,前半句與後半句之間,通常句讀分明,很少一口氣7個字唱完。
【七字調】旋律,不論唱腔或伴奏的句落結構,都有相對較為固定的規範可遵循,而且骨幹及落音多為羽(La)、角(Mi)兩音;但【七字調】的演唱一般都以口耳相傳的方式延續,並不依賴某一固定曲譜,因為它的唱腔旋律動向,基本上都在句落結構與骨幹、落音的規範下,順著唱詞聲調的抑揚頓挫去發揮。除了前述規範,演唱者心中並沒有一成不變的音高和節奏存在。內行的演唱者往往可以按照唱詞的聲韻變化和情感表現依字行腔、以腔傳情,自由地根據唱詞,編出旋律不同的【七字調】,功底深厚的演唱者,甚至能隨著劇情發展,即興地編詞編腔(唱腔旋律),且能唱得字正腔圓,讓旋律既有音樂性又能表現唱詞的聲韻和情感。
【七字調】具有一曲多用、一曲多變的特質。在歌仔戲中,它幾乎是個無所不能的萬能唱腔。民間藝人經常透過速度、音區、句落結構、唱奏型態的變化,表現不同的情感:
一、速度的變化
一般的敘述用中板;憤怒、著急或興奮時用快板;抒情或感傷用中慢板;失意或悲傷時用慢板。但是一段【七字調】的4句唱詞,不一定只表現一種情感,中途改變速度的唱法,也十分常見,可以由慢轉快、由快轉慢、慢→快→慢,或快→慢→快。至於不同一段唱詞之間的速度變化,種類更多,幾乎各種快慢變化的組合與銜接都有可能。
二、音區的變化
為了適應演唱者個人音域或角色與情感表現的需要而有不同音區或不同定絃的高低腔位與腔韻的變化,包括〔七字高腔〕、〔七字中腔〕、〔七字低腔〕等。
三、句落結構的變化
除了最常用的典型51小節、結構完整的【七字調】與省略前奏、疊句(歌仔尾)、尾奏的【七字調】之外,民間藝人常在伴奏的呈現方式做變化,例如:省略前奏、省略間奏Ⅰ、省略間奏Ⅲ、省略間奏Ⅰ和Ⅲ、省略間奏Ⅱ和Ⅲ、省略所有間奏的【七字連】、只唱前兩句【七字仔上爿】、只唱後兩句的【七字仔下爿】等,各式各樣,不勝枚舉。
四、唱奏形態的變化
包括伴奏只演奏前奏、間奏和尾奏,唱腔出現時,伴奏即全部停止的【七字清板】;將部分唱詞改唱為唸的【七字仔白】;將伴奏旋律填上唱詞,而與原有唱腔部分形成對唱的【七字聯彈】(七字仔連空奏)。此外,【七字調】亦可透過板式的變化,以表現各種不同的場景與情感。
【七字調】的伴奏,使用的樂器包括:殼子絃、大廣絃(大筒絃)、臺灣笛、月琴等四種樂器,其中以殼子絃演奏主旋律。伴奏旋律包括前奏、間奏、尾奏及隨腔伴奏。隨腔伴奏部分,手法因人而異,雖有多種變化,但總以能襯托唱腔為原則。前奏、間奏、尾奏因不必遷就唱腔旋律,因此比較有一個「約定俗成」的模式,但每個伴奏者都可以在一定的規範內,依演唱的速度、情感,自由地即興加工變化。
撰稿者:張炫文
最後修訂日期:99年06月01日
參考資料:
1 徐麗紗。1987。〈臺灣歌仔戲唱曲來源的分類研究〉。碩士論文,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研究所研究所。
2 徐麗紗。1991。《臺灣歌仔戲唱曲來源的分類研究》。臺北:學藝。
3 徐麗紗。1992。《從歌仔到歌仔戲—以「七字調」體系為中心》。臺北:學藝。
4 徐麗紗。1996。〈台灣歌仔戲哭調唱腔的檢析〉。收於《海峽兩岸歌仔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海峽兩岸歌仔戲學術研討會編輯委員會編。臺北:文建會。
5 徐麗紗。1997。〈臺灣歌仔戲音樂一百年〉。收於《音樂臺灣一百年論文集》。陳郁秀編。臺北:白鷺鷥文教基金會。
6 張炫文。1982。《臺灣歌仔戲音樂》。「中華民俗藝術叢書」4。臺北:百科文化。
7 張炫文。1997。〈臺灣的歌仔戲〉。收於《音樂臺灣一百年論文集》。陳郁秀編。臺北:白鷺鷥文教基金會。
8 張炫文。1998。《歌仔調之美》。「傳統藝術叢書」2。臺北:漢光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