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臺灣文社

林子瑾等12人以「維持漢文」為旨所成立的文學團體。日治時期,傳統文社的結成既是文脈與道統的承繼,更是回應漢文存續危機,進行差異性的創造性轉化。
文社形成的社群,依時列次,有崇文社(1918年)、臺灣文社(1919年),以及高山文社(1922年)等,分別於彰化、臺中與臺北創立。其中,崇文社結合儀式,春秋兩時例祭關帝、文昌等聖人,這點與高山文社祭儀於孔誕釋奠頗為雷同。然而,崇文社通過徵文,溝通意見,並參與儒釋論爭,一時全臺鵲聲;高山文社則著重於擊鉢賦詩,以區域交誼為主;臺灣文社在「文化調適」和「知識傳播」的討論,有著特殊的取徑,具體表現在機關雜誌《臺灣文藝叢誌》中,以選登、譯介、徵求文章與舊文重刊的方式,開展臺人寬廣的視域。
「臺灣文社」的組成與發展,與櫟社有著密切的關聯:芻議始於1918年(大正7年)9月20日與清水鰲西詩社跨社聯吟時,身兼兩社社員的蔡惠如,席間「深慨漢文將絕於本島,倡議設法維持」,於是以「維持漢文」為發想的臺灣文社,便於次月19日著手籌設,並擬刊行機關雜誌《臺灣文藝叢誌》以募集詩文。12月12日復於第一臺中座(今臺中市中正路80號約略之地)舉行成立大會,由櫟社成員霧峰林子瑾等12人創立,事務所設於臺中州臺中市花園町五丁目五十六番地(今臺中市東區振興里信義街),並同時設置有文庫供社員閱覽,其宗旨:「以鼓吹文運,研究文章詩詞,互通學者聲氣」為依歸,次年元旦《臺灣文藝叢誌》正式發刊。此一漢文雜誌,歷經月刊、旬報,再回到月刊,一共發行7年。
有關《臺灣文藝叢誌》的編輯架構,從創刊號的目次觀之,除發刊文字外,計有〈筑前正孃〉等文言小說與來稿,〈德國史略〉、〈夏目漱石傳〉等翻譯文章,「孔教論」與「倉頡」的徵求詩文乃至林痴仙《無悶草堂詩鈔》、許劍漁《鳴劍齋遺草》與鄭用鑑的《靜遠堂詩文鈔》等傳統詩文的保存與重刊。藉由這些文學的分部,讓新學/舊學、實用/抒情、傳統/現代、科學/文學,以及漢/和並濟,呈現多音交響的局面;而隨著叢誌的持續發行,亞米利加史、天文學說、靜遠堂詩文鈔、節孝名冊、支那文學史概論等,看似歧異的篇章在雜誌中並存,呈顯的正是臺灣文社對於「漢文」意義的時代思索。
總言之,對於「漢文」的想像與再建構,乙未割臺以來,臺人從內發的傳統規律,結合選才制度的廢替、語文轉換等結構變革,到了20世紀1920年代前後,殖民現代性的確立,「臺灣文社」與《臺灣文藝叢誌》的存在,可視為將漢文做為有機體,吸收增益其內涵,由林獻堂等領導階層提供資本、架構溝通平臺,取得全島的視聽,以及雜誌內容的多元取向,便可約略窺得臺灣文社的時代價值。由於文社運作的成功,文化協會的運作、《臺灣民報》的籌辦,都約略可見臺灣文社的影響力。

撰稿者:柯喬文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0月28日
參考資料:
1 臺灣文社。1919-1924。《臺灣文藝叢誌》,第1年第1號-第6年第5號。
2 傅錫祺。1963。《櫟社沿革志略》。「臺灣文獻叢刊」170。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3 黃美娥。2004。《重層現代性鏡像:日治時代臺灣傳統文人的文化視域與文學想像》。「麥田人文」93。臺北:麥田。
4 陳培豐著,王興安、鳳氣志純平譯。2006。《同化的同床異夢:日治時期臺灣的語言政策、近代化與認同》。「文史臺灣」7。臺北:麥田。
5 施懿琳。2001。〈臺灣文社初探:以1919-1923的「臺灣文藝叢誌」為對象〉。收於《櫟社成立一百週年紀念學術研討會》。臺中縣文化局編。臺中:臺中縣文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