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呂炳川

臺灣民族音樂學者。畢業於日本東京武藏野音樂專門學校(今武藏野音樂大學),主修小提琴,於東京音樂學校(今東京藝術大學)主修小提琴,副修民族音樂學,考取日本東京帝國學校(今東京大學)比較音樂研究所,師事岸邊成雄。1972年以〈台湾高砂族の音楽——比較音楽學的考察〉,獲文學(音樂)博士。學成歸國後,曾任中國文化學院(今中國文化大學)副教授,藝專音樂教授,實踐家政專科學校(今實踐大學)音樂教授兼科主任,並在臺灣大學講授「音樂美學」課程。1977年以《台湾原住民族高砂族の音楽》唱片集及解說,代表日本勝利唱片公司參加日本文部省舉辦之藝術祭,獲得大獎,並曾為日本新版《世界大百科辭典》執筆撰述有關「國樂」及「臺灣音樂」之內容。
1980年任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研究所教授,同年應聘赴香港中文大學崇基書院音樂系任教,兼任音樂資料館館長之職。1985年赴英國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講學研究,1986年於香港中文大學中國音樂資料館館長任內過世。呂炳川不僅以臺灣原住民音樂的研究蜚聲國際,同時對臺灣漢民族音樂及世界音樂,也進行廣泛而深入的調查與研究,所探討的領域非常廣闊,田野調查的一手資料極為豐富,是臺灣民族音樂學研究重要的開拓者與奠基者。在臺灣有關民族音樂學的調查及研究工作,特別是原住民音樂部分,除了日本音樂學者田邊尚雄在1922年、黑澤隆朝在1943年所做的調查與紀錄之外,呂炳川可以算是臺灣第一位真正以民族音樂學者的身分及研究立場,長期從事研究的本土學者。
呂炳川自1966年7月開始從事臺灣民族音樂學的田野工作,主要的調查研究內容可分為原住民音樂和漢民族音樂兩大範疇。在原住民音樂部分,實地調查的地點超過130個村,內容主要是以族群做為類型和區隔。在漢族音樂方面,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分期,分為之前和之後移入與產生的音樂。除此之外,呂炳川對東南亞音樂也做過一些考察,並對世界其他民族的音樂和樂器做了許多收集的工作。所遺留下來的影音資料,可分為三部分,包括:1、臺灣原住民音樂;2、漢民族音樂;3、世界民族音樂及其他,這其中包括原住民與漢民族田野實地的錄音,以及經過拷貝及整理的錄音,共計大盤62卷,小盤219卷,卡帶1,027卷,合計1,308卷。其他還有購買的342卷錄音出版品,總共1,650卷。其次還有八釐米電影40卷,錄影帶74卷,V8錄影帶17卷,幻燈片約5,800張,照片約2,400張,手稿約240件。呂炳川對田野工作的品質要求很高,對錄音、攝影及錄影的器材及技術非常講究,所收集的資料品質非常好。這些大量資料,說明了他在田野工作當中所投注的心力,也具體呈現調查研究的內容、旨趣與方法。
在治學方法上,呂炳川以嚴謹的史學訓練基礎和比較文化研究為立足點,從事與音樂相關的研究。就民族音樂學這門學術的發展脈絡而言,呂炳川學習的背景年代,剛好處在「比較音樂學」轉型到「民族音樂學」的重要時期,而且指導教授岸邊成雄在國際上知名度很高,也相當活躍,因此他能夠承續舊有的知識傳統與日本學派的經驗,又可接收到世界各地民族音樂學發展及成長的訊息;再加上個人對音響及攝影器材長期的鑽研和投入,使得他在知識面臨轉型期的過程當中,得以在紮實的田野工作基礎上,自然的經由傳承、整合、衍生而提出新的理論與方法。在民族音樂學者明立國的促成之下,呂炳川家屬已將這些資料全數捐給南華大學,並在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支持之下,自2000年開始進行維護、整理及數位化工作。
撰稿者:明立國
最後修訂日期:99年02月05日
參考資料:
1 呂炳川。1979。《呂炳川音樂論述集》。「時報書系」195。臺北:時報文化。
2 呂炳川。1982。《臺灣土著族音樂》。「中華民俗藝術叢書」3。臺北:百科文化。
3 明立國。2002。《呂炳川:和絃外的獨白》。「臺灣音樂館-資深音樂家叢書」15。臺北:時報文化。
4 呂炳川。1974。〈台灣土著族之樂器〉。《東海民族音樂學報》,1:85-203。
5 1989。《Polyphonies vocales des aborigènes de Taïwan》。「Inedit」。Paris :Maison des Cultures du Monde。[錄音資料]
6 http://www.lib.nttu.edu.tw/Webpac2/store.dll/?ID=78820&T=2
7 飛魚雲豹音樂工團。2003。《十字路口》。「黑暗之心」10。臺北:原住民族部落工作隊。[錄音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