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歌仔戲音樂

泛指歌仔戲演出時使用的音樂。主要由唱腔曲調、伴奏曲牌(串仔)、吹牌及後場樂器等組成。
一、唱腔曲調
用人聲演唱的樂曲。是歌仔戲音樂最主要部分,也最具特色。傳統歌仔戲唱腔曲調,依應用場合的不同,可分為下列幾類:(一)普通敘述:以中板【七字調】為主,另以其他樂曲配合運用;(二)長篇敘述:以【雜唸調】和【都馬調】為主;(三)因喜悅而唱:以輕快的樂曲為主。例如小快板的【七字調】及【西工調】、【廣東二黃】、【狀元樓】、【三盆水仙】等;(四)因憤怒而唱:以快板【七字調】、【串調仔】等為主;(五)因悲傷而唱:常用各種【哭調】及慢板【七字調】、【慢頭】、【背詞仔】等曲調;(六)因感懷而唱:常用中慢板【七字調】、【都馬調】及其他較抒情緩慢的曲調;(七)因談情、賞景而唱: 以【都馬調】、【青春嶺】等為主;(八)因起程或趕路而唱:以【腔仔】(山伯探)、改良調及【緊疊仔】等曲為主。
二、伴奏曲牌(串仔)
純粹配合舞台動作或烘托氣氛的器樂曲。一般取材十分自由,主要來自民間流傳的器樂曲或地方曲藝及戲曲,多以絲絃樂器演奏。如【水底魚】、【百家春】、【一枝花】、【朝天子】、【將軍令】等。
三、吹牌
以嗩吶吹奏的曲牌。多用於升堂、迎送、寫信、觀信、點將、發兵、行軍、操演、上朝、回府、戰鬥、設宴等場合。有時以手勢代替口述或表示哀悼時,也用吹牌配合。歌仔戲的吹牌多取自北管和京戲,本身沒有自己獨有的曲牌,用法也不太一致。
四、後場(文武場)樂器組成
各種歌仔戲音樂, 都無法脫離後場(文武場)樂器而存在,所有唱腔曲調的演唱,基本上都須配以樂器伴奏。除了具有穿針引線及提示並穩定音高、節奏的作用之外,尚可透過不同音色及織體的組合變化來渲染情緒氣氛,增進演唱效果。而伴奏曲牌和吹牌,更是完全依靠後場樂器呈現。
早期的老歌仔戲,後場以殼子絃、大筒絃(大廣絃)、月琴及臺灣笛4種樂器為主,另外以五子仔、響盞、四塊(竹細板)、梆子(扣仔板)、木魚等敲擊樂器配合演奏。
戲團職業化之後,文場樂器除了早期歌仔戲已有的旋律樂器外,又陸續加入胡琴(吊規仔)、鴨母笛(管)、洞簫、六角絃、鐵絃仔、嗩吶等樂器。部分劇團在演唱流行歌曲或新調時, 也常見使用小號、薩克斯風、吉他等西洋通俗音樂常用的旋律樂器。武場樂器受京戲等傳統戲曲的影響,除了梆子和木魚仍然保留外,其他敲擊樂器均改以京戲的小鼓(單皮鼓)、堂鼓、鑼、鐃(小鈸)等武場樂器取代。部分劇團也使用西洋的大鼓、小鼓等打擊樂器。
五、主要唱腔的樂器分配
【七字調】、【大調】、【背詞仔】(【倍思仔】)等曲調,以殼子絃為主,大廣絃、月琴、臺灣笛及武場樂器等為輔。【哭調】、【雜唸調】、【江湖調】等曲調,以大廣絃為主,月琴、洞簫、鴨母笛及武場樂器等為輔。【都馬調】則以六角絃為主,洞簫、北三絃、月琴及武場樂器等為輔。
撰稿者:張炫文
最後修訂日期:99年06月01日
參考資料:
1 徐麗紗。1987。〈臺灣歌仔戲唱曲來源的分類研究〉。碩士論文,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研究所研究所。
2 徐麗紗。1991。《臺灣歌仔戲唱曲來源的分類研究》。臺北:學藝。
3 徐麗紗。1992。《從歌仔到歌仔戲—以「七字調」體系為中心》。臺北:學藝。
4 徐麗紗。1996。〈台灣歌仔戲哭調唱腔的檢析〉。收於《海峽兩岸歌仔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海峽兩岸歌仔戲學術研討會編輯委員會編。臺北:文建會。
5 徐麗紗。1997。〈臺灣歌仔戲音樂一百年〉。收於《音樂臺灣一百年論文集》。陳郁秀編。臺北:白鷺鷥文教基金會。
6 張炫文。1982。《臺灣歌仔戲音樂》。「中華民俗藝術叢書」4。臺北:百科文化。
7 張炫文。1997。〈臺灣的歌仔戲〉。收於《音樂臺灣一百年論文集》。陳郁秀編。臺北:白鷺鷥文教基金會。
8 張炫文。1998。《歌仔調之美》。「傳統藝術叢書」2。臺北:漢光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