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心鎖》事件

郭良蕙小說《心鎖》在刊登與出版期間所引起的爭執與效應。又稱「心鎖論戰」。〈心鎖〉於1962年1月4日至6月19日在《徵信新聞》(今《中國時報》)「人間副刊」連載,由於郭良蕙的盛名,加上編者以「新潮派」技巧影射其作品的「大膽」,刊登前即深受矚目。連載期間,由於情節涉及叔嫂等人「不倫」之戀,以及「性心理」的描寫,招來許多衛道人士的批評,引發一連串文人對《心鎖》的「誨淫」的謾罵,也導致1962年臺灣省婦女寫作協會將郭良蕙開除會籍,11月更向內政部檢舉要求查禁,1963年1月《心鎖》被內政部以「妨害風化罪」查禁,中國文藝協會則在5月4日於第20次年會之前,宣稱消滅「誨淫」敗德的毒素,開除其會籍。
個人批評的論戰由文壇前輩作家蘇雪林謝冰瑩對打,蘇雪林〈評兩本黃色小說:江山美人與心鎖〉於1963年3月號的《文苑》發表;謝冰瑩較早寫的〈給郭良蕙女士的一封公開信〉則於5月號的《自由青年》發表,兩者除以社會規範為準來捍衛禮教思想外,更牽涉到人身攻擊。而郭良蕙雖針對謝冰瑩,以〈我沒有哭〉的一封信做為反擊,後因「以自己的態度表明女人的心胸並非個個狹窄」,而臨時從雜誌社抽回未發表,直到1998年事過境遷、解嚴後,才藉由《聯合文學》的訪問披露。穆中南在10月號《文壇》發表〈一個反常的現象:「心鎖事件」〉,將《心鎖》牽涉到的「性」與「共匪」並論,刊出後因「反應熱烈」,更於《文壇》11月號重申立場,強調「黃色作品」必須反對,而要加強戰鬥文藝路線的真善美性格,此外也利用《文壇》請來律師、教授、軍人、女立法委員等各界人士,以〈「心鎖」問題面面觀〉來檢討、發表反對意見,劉心皇更在同一期刊出將郭良蕙比為「高級妓女」的〈關於「心鎖」的六問題〉;而文協的聲明也在書被查禁之後陸續刊出,認為其「違背三民主義文化建設」、「是培養赤色細菌的溫床」等對《心鎖》加以抨擊。
除《亞洲畫報》〈「心鎖」與寫作自由〉、〈「心鎖」與文藝創作〉不以郭良蕙為箭靶的,而以撰寫「性」議題來質疑創作自由,及批評文協隨意開除作家權限問題外,多半文章仍將問題推給私人,認為「政府不要向私人低頭」,贊同郭良蕙的《心鎖》被查禁。此論戰的主要批評在於「性」的描寫,侵害到文壇反共復國的基調,當時社會風氣保守,強調貞潔與節制,郭良蕙的美貌盛名、大膽作風,使批評的聲浪如火如荼,一切觀點似乎都以否認作者寫作技巧與批評作品「誨淫」為主,而以國家認同做為最後道德與政治標準,顯露出當時國家控制輿論的嚴密與對自由實質上的不尊重。《心鎖》於2001年12月由九歌出版社重新出版。

撰稿者:廖淑儀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0月28日
參考資料:
1 廖淑儀。2003。〈被強暴的文本:論「心鎖」事件中父權對女/性的侵害〉。碩士論文,靜宜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
2 余之良編。1963。《心鎖之論戰》。臺北:五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