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白先勇

小說家。白先勇為桂系將軍白崇禧之子,1937年於廣西桂林出生,而後隨父親來臺。臺灣大學外文系學士,美國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國際作家工作坊」(Writers' Workshop)小說創作班碩士。1965年任教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校區(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ta Barbara, UCSB)。1958年在夏濟安辦的《文學雜誌》發表第一篇小說〈金大奶奶〉。1960年與同學王文興陳若曦歐陽子等人創辦《現代文學》雜誌。出版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臺北人》、《紐約客》,散文集《驀然回首》,長篇小說《孽子》等。
白先勇寫散文,一篇追憶他的同志戀人的〈樹猶如此〉,膾炙人口。他也寫評論,分析歐陽子、於梨華、聶華苓,都能深入他們的特質。
白先勇最重要的創作文類是小說。小說主題意識一貫是「慾望」,人物命運的灰黯,使得他在1970年代初期備受爭議。對於白先勇,慾望不僅浮盪於人心幽微之處,並且伺機流溢四處,長時間欺壓著身心俱不得安頓的「流亡」者,他們有的是在家鄉以外的異鄉人:從尹公館(〈永遠的尹雪豔〉)到紐約客;有的是因為性別傾向特殊,被倫理關係遺棄的壞孩子:從〈寂寞的十七歲〉到《孽子》;有的是社群以外的邊緣人:〈滿天裡亮晶晶的星星〉。
白先勇是最早將同性戀關懷表諸小說者。流亡的臺北人、紐約客,陷入同性戀的孽子,他們的處境,一言以蔽之,其實就是「流浪的中國人」,「失落的、沒有根的一代」。這些原是白先勇用來評論於梨華、聶華苓等小說家的詞語,可以引證為對個人生命與時代環境的認知,以及他所書寫的省外人士的集體命運。但白先勇所體念的人際關係因為時空阻隔無法溝通所產生的失落感,以及伴隨而來的寂寞,是中國式的,並不是西方存在主義式的絕緣體的寂寞。這種寂寞,中國文學傳統以君臣關係為表徵,在白先勇就是父子,而他個人念茲在茲的即是「孽子」意識,他運用現代主義的種種技巧加以表達。
就語言而言,白先勇的語言方式截然不同於傳統中國,充滿不同說話人的語調與視角,特別是在小說敘述視角的多樣性,白先勇寫出與眾不同的特色。小說視敘事需要而出現多種敘事時間,如〈孤戀花〉裡的娟娟對身世的追敘,總司令對娟娟與五寶的交錯敘述。人稱觀點用得最特出的,是第一人稱限制敘述,〈玉卿嫂〉、〈孤戀花〉等等都是。即使是使用第三人稱全知觀點也賦予象徵的意義,如〈永遠的尹雪豔〉裡,從頭到尾貫串的語調,隱含著一個更高位置的存在:「命運」。小說的敘事結構在傳統小說以情節為中心之外,〈東山一把青〉另以朱青今昔性格的對比為中心,《臺北人》則以臺北的地景為敘事主軸。
由於創辦《現代文學》,使得白先勇成為臺灣現代主義的領航人之一。

撰稿者:江寶釵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0月29日
參考資料:
1 林幸謙。1992。〈生命情結的反思:白先勇小說主題思想之研究〉。碩士論文,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
2 曾秀萍。2001。〈「孤臣」、「孽子」、「臺北人」:白先勇小說中的同志書寫研究〉。碩士論文,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
3 林宜正。2003。〈白先勇「孽子」中人物的倫理之愛〉。碩士論文,南華大學文學研究所。
4 鄭斐文。2004。〈白先勇「臺北人」的敘事手法〉。碩士論文,中山大學中國語文研究所。
5 楊淑禎。2005。〈白先勇短篇小說藝術技巧之研究〉。碩士論文,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
6 彭待傳。2005。〈時間‧空間‧臺北城:從「臺北人」與「孽子」看白先勇小說裡身分認同與時空的關聯性〉。碩士論文,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
7 黃忠彬。2006。〈將傳統融入現代:論白先勇小說風格的深化〉。碩士論文,南華大學文學研究所。
8 常惠雯。2006。〈白先勇「臺北人」創作技法研析〉。碩士論文,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
9 李琇瑜。2007。〈白先勇小說中的女性人物研究〉。碩士論文,嘉義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
10 陳今屏。2007。〈白先勇「紐約客」系列小說研究1964-2003〉。碩士論文,南華大學文學研究所。
11 江保釵。2003。〈文學,一切世代裡穩定的長流:白先勇獲獎漫說〉。《臺灣文學館通訊》,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