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工會自主化

工會為自主管理的職業團體組織。工會自主是勞工得享結社自由,與雇主或雇主團體進行自主團體協商,簽訂團體協約,爭取勞工權益之基礎。工會為能自主管理,應杜絕國家或政黨政治力的干預、雇主的不當勞動行為介入。因此,政府在勞動關係中應扮演勞雇雙方遊戲規則擬訂者,勞資紛爭仲裁者的中立角色,建立自主性的勞動關係,培養自主運作的工會組織。工會的領導人則應本於自主的原則處理工會事務,發揮工會的功能,使工會成為企業的夥伴。
國際勞工組織第八十七號公約第二條規定,勞工有權依照工會組織章程成立或加入其所選擇之工會團體,而不需要經由事先之許可。為防止政府之不當干涉,同公約第三、四條規定更賦予勞工團體有權決定其章程、自由選舉其代表、管理其內部事務,不受行政機關之干涉,因命令而解散或停止其活動。同時第五條更規定工會有權成立或加入聯合組織與國際勞工團體建立聯盟。
中華民國「工會法」在民國99年6月23日新修正現行工會法第11條規定「組織工會應有勞工三十人以上之連署發起,組成籌備會辦理公開徵求會員、擬定章程及召開成立大會。前項籌備會應於召開工會成立大會後三十日內,檢具章程、會員名冊及理事、監事名冊,向其會址所在地之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請領登記證書。」亦即組織工會已由事前許可制,改為更尊重工會自主性的事後報備制,是本次修法一大進步。
回想台灣還在動員戡亂時期,國民黨政府鑒於中共擅於運用工會運動在大陸奪取政權,因而退守台灣後,對工會運動嚴加管控,不僅成立工會應先取得主管機關事先核准,甚至主管機關應先向中國國民黨社會工作會報提報,並詳加審查工會發起人思想背景與資歷及是否具中國國民黨籍,決定是否核准其成立。戒嚴時期,國家總動員法體制下,一切活動以國家最高利益為依歸,工會的集體抗爭行為被嚴格禁止,如有違反,將面臨極嚴酷的刑罰,工會形同聊備一格,無法發揮功能。
民國99年6月23日修正的「工會法」,加強保護工會發起人及工會幹部從事工會活動,防止雇主拒絕僱用、解僱、降調、減薪或為其他不利之待遇,均有助提高工會之自主性。今後工會應儘可能擴大組織範圍,成立跨越廠場、企業,而成為關係企業工會或同一業別或跨業別的聯合會,而能有實力與雇主進行協商談判,避免使用雇主提供之辦公廳舍,更應拒絕雇主之資助,以免妨害工會之自主性。
撰稿者:林大鈞
最後修訂日期:101年02月14日
參考資料:
1 R. Blanpain, Comparative Labour Law and Industrial Relations, Kluwer,1982.
2 Harold S. Roberts, Roberts’ Dictionary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The Bureau of National Affairs, 1986.
3 林大鈞著,我國工會立法之研究,工商教育出版社,199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