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布農族祭月傳說

臺灣原住民族祭典傳說。
布農族居住於中央山脈兩側,是典型的高山民族。依據布農族口傳歷史,該族最早居住地可能是在現今彰化縣鹿港鎮、雲林縣斗六市與南投縣竹山鎮、南投市等地,後來才漸漸往高山遷移。目前所知的最早的居住地是南投縣的仁愛鄉與信義鄉。在台灣的原住民中,布農族是傳統祭儀最多的一族。而對於農事或狩獵行事的時間,布農族是依著植物的枯榮與月亮的盈缺來決定,因此當小米收成曬乾堆疊儲存之後,布農族人會在此時舉行冬天月祭(buan minhamisan)。
月亮是布農族人心中又敬、又愛、又畏的神,因傳說在遠古時期布農族人與月亮曾發生過不愉快的接觸,不過,也是因為經過這樣的磨擦,才有了日夜的輪替、四季的倫常,布農族人也得以依時節運作,繁衍後代。而這個「祭月傳說」,就是布農族人一代一代傳述,引以為傲、引以為誡的「征伐太陽」傳說。
相傳在很久之前的太古時期,天空中有兩個太陽輪流出現,分別是太陽哥哥和太陽弟弟,而其中一個太陽,比現在的太陽還要大上好幾倍的太陽,就是太陽哥哥,它不僅有著又紅又大的臉,而且巨大的右眼能出強光殺死生物。由於兄弟倆就這樣不停地照射著大地,世界沒有晝夜之分,因此天氣非常酷熱,花草樹木也因此枯死,河水的水也因而乾凅,農作物也無法生長,人民的生活非常困苦。
但為了生存,當時的布農族人,仍利用兄弟倆輪替的空檔奮力的工作著。其中,有ㄧ戶布農族人,育有兩子,長子已學會走路和吃飯,而次子尚在襁褓中,所以母親工作時就帶往田裡照顧,而為確保嬰兒不會被太陽曬死,工作時便把小嬰兒放在草壟下,用草和樹葉覆蓋遮陽。但有次母親要去餵食小嬰兒時,卻發現小嬰兒不見了,只見一隻蜥蜴正從包裹著嬰兒的布裡鑽入草壟、石縫裡。原來小嬰兒被太陽哥哥曬成蜥蜴了。
小嬰兒被太陽哥哥曬成蜥蜴後,全家人陷入悲憤哀傷中,於是喪子的父親決定要去征伐太陽,以報殺子之仇。因此母親開始忙著準備攜帶的乾糧用品,除此之外,為做好萬全準備,父親帶著尚需攙扶、背負的長子一起出發,以防若有不測孩子尚能繼續完成使命。就這樣,父子倆帶著戰爭用的弓和箭,朝向太陽出來的地方,踏上復仇之路。
他們走過無數的河流山澗,翻過不計其數的高山峻嶺後,從氣溫燥熱的程度,可以感覺到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了。最後,父子倆終於抵達了世界的盡頭,太陽所居之地,他們爬上了一座高山,隱入一處大石頭底下的山洞裡稍事休息,準備趁機射殺太陽哥哥。他們耐心的守候著、觀察著太陽哥哥出現的時機,在幾次的輪替之後,他們終於等到機會,但父親正要瞄準時,由於太陽哥哥光線實在太強,父親的眼睛因被太陽哥哥的眼給射花,所以失敗。正無計可施時,他們發現了不起眼的山棕,於是他們利用山棕葉做成牆後,抵擋住太陽哥哥那隻巨眼和強大的光和熱,連忙彎弓搭箭,急射而出,不偏不倚的射中了太陽哥哥的右眼。被射中的太陽哥哥,摀著右眼,忍著痛伸手捉住了他們。於是太陽哥哥質問這位父親,為何無緣無故的就射殺他。父親心中雖然害怕,但是仍將兒子被曬成蜥蜴一事告訴了太陽哥哥。當太陽哥哥聽完父親的敘述之後,怒氣漸消,說話的語氣也漸緩和,並告訴他為何會將他的兒子曬成蜥蜴。原來布農族的這位父親,犯下了婚姻上的亂倫,接連三代都是兄弟姐妹互相結婚,所以才會受到這樣的警告和懲罰。而布農族的父親聽了太陽哥哥的一番話,瞭解了自己的無知後,便請求太陽哥哥的原諒。於是太陽哥哥看著父親,起了憐憫之心,原諒了他,並開始教導他各項祭儀和禁忌,也教導他家庭倫理、婚姻倫理、婚娶禁忌。自此雙方便立下了協訂,父親脫下身上穿的衣服送給太陽哥哥以包裹傷口,而太陽哥哥則送了他一隻白色的公雞,並交代每天公雞一叫,他們就得起床工作,直到天黑為止,以汗水、淚水來換取食物。就這樣,從那個時候開始,天上再沒有兩個太陽,而有晝夜之分,布農族人也有了一年的時序,並稱太陽哥哥為buan(博恩),稱太陽弟弟為vali(瓦力)。所以我們現在在夜裡看到的月亮,便是那太陽哥哥,只是完全沒有當時的殺氣和厲光,卻是溫柔、皎潔的白光,遠遠望去,在他的臉上有塊陰影。原來,他用父親給他的那塊衣物遮住他那隻巨大的右眼。 
撰稿者:劉自仁
最後修訂日期:100年08月15日
參考資料:
1 卜袞‧伊斯瑪哈單‧伊斯立端(林聖賢),1999,《山棕月影》。台中:晨星。
2 霍斯陸曼伐伐,1997,《玉山的生命精靈:布農族口傳神話故事》。台中: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