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林達陽

詩人。高雄中學、輔仁大學法律系,國立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著有詩集《虛構的海》、散文集《慢情書》。
林達陽高中時期便開始寫詩。他的詩融鑄中國古典文學的神韻和現代文學的技巧,遠接中國古典詩詞抒情的大傳統,近接詩人楊牧、鄭愁予等台灣前行代詩人抒情的小傳統,善以自然的意象為隱喻,嫁接典雅的詞采,思考生命意義的肌理。在眾多新世代的詩人群中,林達陽是佼佼者。曾獲得中國時報文學獎、自由時報林榮三文學獎、香港青年文學獎、台北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優秀青年詩人獎。 
曾珍珍教授在林達陽詩集《虛構的海》的序文中提到: 「林達陽的第一本詩集,讓我們感受到詩人思索存在、截取現象、經營文字用力深雋,隱隱然趨近成家的重量。」又提到:「他就這樣醉心於錘煉文字意象,在多重官覺間跳接、流動,努力讓自己想像的視角與知性結合,以近焦和遠距交替出入,穿透經驗與文本的時空甬道,捕捉靈感,描摩座標隱晦、邊界遊移的圖像。」
詩人羅智成在林達陽詩集《虛構的海》中另一篇序文中提到:「達陽曲折、優美又含蓄的語法,像某種清明宗教的催眠儀式,溫柔地梳理我們的思緒;他對意識領域的動靜瞭若指掌,隨時藉人情或大自然的意象,向我們呈現一些未曾預期的美景。」
此外,詩人凌性傑也稱道:「無須以詩論詩,達陽的詩其實就是最完整的詩學辯證。他善於經營長句,宏偉的架構。其綿密、迂迴、繾綣、纖巧,已經鎔鑄為一己的風格,一眼即可辨認。」
詩集《虛構的海》中的《山櫻》一詩,曾珍珍教授極為稱道。原詩茲錄於下,以總結林達陽詩的風格:
        《山櫻》  林達陽
   彷彿被寒夜煉出的舍利,堅忍的
  心意,自內凝出層次的、單純的美
  ( 是一種温柔而固執的
  為啓示而生的事件,或者直覺?)
  
  至燥熱之時才剝離落去,變動的隱喻
  ( 鏽蝕的夜露出星光的卦象
  預示晨風自霧破蛹的時分)
  鹿像春天,猶疑著走出森林
  
  山凸處,河曲迂迴、循環思考
  草芽寂寞地從林樹的庇蔭下抽出
  必需刺穿疼痛的落櫻花瓣,才得以
  呼應新葉的氣息
  
  生死之間,意義攤開又凋謝
  思考取悅著語言,季節與
  情感取悅經驗,而一切取悅美
  我取悅花與疲倦
  山櫻與時間
 
除了詩之外,林達陽的散文也極有風格,彷若明人的小品。詩人凌性傑稱道:「林達陽的文字乾淨,為這個時代留存了優雅的抒情。他筆下的感情世界,體現了溫柔的極致,彷彿若有光。」
林達陽在散文集《慢情書》的自序提到:「這是一本對愛情致歉與致謝的集子。」就書中的一篇散文《植有林木》,原文茲錄於下:
《植有林木》  林達陽
「S,道旁植有林木,伸展著軟薄而好看的葉子。好看卻難以形容。我想妳大概不會喜歡這些葉子,妳總害怕被認為柔弱。但妳真是像極了它們,而非撐持它們的樹枝。妳敏感,愛哭,但妳其實不是脆弱而易折損的。堅定卻常常受傷的始終是我。慢下腳步,抬頭看見光透過綠葉,變得清楚而溫和,照著我。什麼是真正的堅強和真正的溫柔?」
撰稿者:劉俊余
最後修訂日期:100年11月08日
參考資料:
1 《虛構的海》,林達陽著,高雄:松濤文社,2006年5月。
2 《慢情書》,林達陽著,臺北:泰電電業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6月。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