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噶瑪蘭

宜蘭舊稱暨原住民的族稱。在中文典籍中,噶瑪蘭以Kavalan、Cabalan的發音,中譯為蛤仔難、哈仔難、哈子蘭、哈仔瀾等名稱聞世;既在空間上指稱蘭陽平原,也以「蛤仔難三十六社」成為平原住民的集體稱呼。相較雅馴的「噶瑪蘭」一稱,是1810年(嘉慶15年)編入清帝國版圖後,於1812年設「噶瑪蘭廳」時的調整改正。
17世紀的西班牙文獻與荷蘭檔案,記載與「蛤仔難」、「噶瑪蘭」對等的拼音名稱如Kavalan、Cabalan等,其內涵包括四十餘個散布於蘭陽平原低濕地帶的村落,包括:打馬煙、抵美簡、淇武蘭、奇立丹、哆囉美遠、貓裡霧罕、歪仔歪、掃笏、珍珠里簡、加禮宛、奇武荖等社,其範圍約在今宜蘭縣頭城鎮、礁溪鄉、壯圍鄉、五結鄉、冬山鄉(註 1)等,人數約1萬人,是臺灣早期歷史中一支明顯易見、人數龐大的原住民族。
噶瑪蘭的原意是「平原的人群」,傳說其祖先來自遙遠的南方海外小島Sanasai;但依據考古資料,噶瑪蘭已在蘭陽平原定居千年以上,過著漁獵、採集和遊耕的生活。
噶瑪蘭族也是臺灣少數擅長水上或海洋活動的原住民族之一,其大部分村落分布在平原上漫溢溪流――如西勢大溪(未改道築堤前的今宜蘭河)、加禮宛港(今冬山河)――及其支流的沿岸。平日善於應用水資源,並配合季風,划舟北上到今臺北縣(註 2)八里鄉(註 3)或南下到花蓮縣豐濱鄉的外海出草獵頭。至今,花蓮地區的噶瑪蘭族人還常在近海撈捕飛魚、海產貝類,舉行海祭等儀式。
17世紀中葉,荷蘭軍隊曾入侵蘭陽平原,徵收稻米等物產,討伐並焚燬抗拒的村落,並視噶瑪蘭村落為米倉。除此之外,直至19世紀初,噶瑪蘭族一直過著自外於清廷統治勢力的生活。1796年(嘉慶元年),吳沙及其子姪率領漳、泉、粵三籍漢人組團入墾;十餘年後,清廷亦將蘭陽平原收入版圖,噶瑪蘭族自此開始經歷巨變。有的族人遷入深受泰雅族勢力影響的叭哩沙地區(今宜蘭縣三星鄉與部分員山鄉),在溪灘礫石、藤蔓叢林中艱苦求生;部分族人則在19世紀中葉遷離原鄉,南下花蓮新城建立「加禮宛」五社,開墾種稻,展開新生活,日久並自成加禮宛社群,與在地的南勢阿美、強悍的太魯閣人鼎足而立。
牡丹社事件後,清軍因開山撫番政策開鑿蘇澳到花蓮的「北路」,引發加禮宛人聯合撒奇萊雅社強烈反抗,此即「加禮宛事件」。事件失敗落幕後,部份加禮宛人沿花東海岸南下遷移,像散落的珍珠般沿岸形成連串村落;其中,以今花蓮縣豐濱鄉的新社村人口最為集中,傳統社會文化的保存也最完整。
原鄉的噶瑪蘭族雖然日漸融入漢人社會,但仍保持一定程度的自覺與邊界。遷徙的加禮宛人則維持著母語與認同,卻因星散飄零,幾十年來一直隱身在阿美族中。1990年代末,花蓮、臺東的加禮宛人與宜蘭原鄉的族親合流,一起為「噶瑪蘭族」的恢復族名運動打拼,2002年12月25日正名成功,成為臺灣第十一支官定原住民族。
經過多次遷移、與外人密切往來或通婚,噶瑪蘭族的傳統文化已大幅流失。但花東地區的噶瑪蘭族中老年人仍能講說母語,用傳統技法編織香蕉布,過年時以palilin儀式祭拜祖先,遇到生病或家人機運不順,則請女巫(metiyu)施行pakalavi儀式治病或驅逐不淨。種種保存文化的用心,展現出歷滄桑而彌堅的生命力。


撰稿者:詹素娟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0月30日
參考資料:
1 中村孝志。1997。《荷蘭時代臺灣史研究上卷:概說、產業》。臺北:稻鄉。
2 詹素娟。1998。〈族群、歷史與地域:噶瑪蘭人的歷史變遷(從史前到1900年)〉。博士論文,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