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四大社

臺南平原西拉雅四個原住民番社。包括新港(今臺南縣(註 1)新市)、目加溜灣(今臺南縣(註 1)善化)、蕭壠(今臺南縣(註 1)佳里)、麻豆(今臺南縣(註 1)麻豆)。因距離臺南最近,最早與外來政權建立關係。1623年,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來臺勘查,即與蕭壠社接觸;1624年向新港社租借或購買赤崁一帶土地。1634年以前,公司致力於打開對華貿易通路,經營重心不在本島,僅與週邊原住民接觸,四社分別扮演重要的角色。但雙方關係並非一路太平,陸續發生1628年新港社捲入濱田彌兵衛事件、1629年麻豆社伏擊60名公司士兵事件、目加溜灣對公司採取敵意等等。1635年接替訥茲(P. Nuyts,又譯納茲、奴易茲)為第四任臺灣長官的普特曼(H. Putmans)和第二任牧師尤紐士(R. Junius)改採鐵腕,在新港人協助下進攻麻豆,迫其簽訂條約臣服。自此四社與公司大致維持盟約關係,曾經參與征討下淡水和中部地區等軍事行動,公司則在稅制和土地方面儘量維持四社的權益,1644年後的地方會議(Landdag),新港語成為北路溝通語之一;宣教也以此四社的成效最為顯著。不過1650年代以後,特別是鄭成功攻臺前後,四社與公司並未站在同一陣線,如麻豆社就置身事外。
四大社並非、也未曾是一致的整體,公司也不這麼看待。四大社的說法係清代中國政權來臺後才出現的。1697年(康熙36年)郁永河《裨海紀遊》載:「顧君曰:『新港、嘉溜灣、毆王、麻豆,於偽鄭時為四大社,令其子弟能就鄉塾讀書者,蠲其徭役,以漸化之。』」毆王即蕭壠。或以明清時期他們成為糧米供應者,以及徭役和驛遞的提供者,從而被冠此稱呼。自17世紀下半葉經18世紀的土地轉手和社會經濟變動,迨至19世紀已經難以維持「四大社」原貌。
18世紀初以前的記錄,包括1623年的報告、1628年首任牧師干治士(G. Candidius)的論述、萊特(D.Wright)的描述等,可供追溯四大社的生活樣貌。清代中文資料可參見黃叔璥的《臺海使槎錄》;此外羅馬拼音的「新港文書」可供分析19世紀初以前的土地相關活動。


撰稿者:王興安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24日
參考資料:
1 干治士著,葉春榮譯。1994。〈荷據初期的西拉雅平埔族〉。《臺灣風物》,44(3):228-293。
2 翁佳音。2008。〈麻豆社事件〉。《新活水》,6:32-39。
3 江樹生譯。〈蕭壠城記〉。《臺灣風物》,35(4):80-87。
4 中村孝志。2002。〈荷蘭人對臺灣原住民的教化〉。收於《荷蘭時代臺灣史研究(下)》。吳密察、翁佳音、許賢瑤編。臺北:稻鄉。
5 郁永河。1959。《裨海紀遊》。「臺灣文獻叢刊」44。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6 陳夢林。1962。《諸羅縣志》。「臺灣文獻叢刊」141。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7 黃叔璥。1957。《臺海使槎錄》。「臺灣文獻叢刊」4。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