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雞籠港

臺灣北部海岸的重要港口。雞籠(今基隆)是古地名,約形成於16世紀下半葉;地名起源主要有二說,一是郁永河謂其形似雞籠而得名,一是日本學者伊能嘉矩主張的雞籠一語源自臺灣北部原住民的自稱Ketangana。
16世紀時,臺灣北部海岸係周邊海域水手的航行指標,明朝文獻中出現地名「雞籠山」;16世紀末水手們更為頻繁地航經北海岸,在諸多港灣中,面積最大、形勢最佳的港灣成為泊船地,稱「雞籠港」,是1567年以後明朝福建官方允准的通商港口。1597年西班牙人亦注意此港,1620年代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佔領大員(今安平)島,促使西班牙王國在1626年派兵佔領雞籠港,除了傳教,並作為據點,加強馬尼拉與明朝中國、日本的貿易。初期與福州間的貿易熱絡,1628年馬尼拉當局規定所有由官方船隻自臺灣島運回馬尼拉的貨物,必須付8%運費與6%進口稅;從馬尼拉運至雞籠港的貨物,白銀抽稅2%,貨物抽稅10%。顯示著名的美洲白銀亦從馬尼拉,經雞籠,流向福建。
1629年西班牙人在雞籠投資20萬披索(pesos,西班牙銀圓),1930年約有20艘中國帆船載來棉布、絲緞、紗綾和生絲來交易。1630年代雞籠貿易依舊暢旺,明朝官方不許西班牙人至中國貿易,也不鼓勵商人至雞籠,但貨物仍透過正式或走私管道,源源不絕運至雞籠港。華人、西班牙人、日本人和當地住民均是雞籠貿易的參與者,華商除了供應雞籠、淡水的西班牙駐軍各項物資外,亦與當地住民交易。雞籠港被整合入華商在東亞海域貿易流通網絡中。
在臺灣北部的西班牙人,不論商人或軍人均參與商業交易,日本人亦與雞籠進行貿易。雞籠住民以魚、獵物、木料、鹽等換取西班牙人的白銀;向華商交易金、硫磺、獸皮以及銀,自華商取得染製的布和其他飾品。
但雞籠貿易存在一些隱憂。如福爾摩沙駐軍長官羅美洛(Alonso García Romero)在1633-1635年任職期間,有超過30萬披索用來買華商衣物及各種絲物,但仍有大量的絲與貨物被運回中國,因為雞籠的西班牙人缺乏白銀購買商品,且水土不服,受到疾病和死亡侵擾,一些西班牙人離開雞籠,返回馬尼拉。
隨著西班牙在東亞勢力衰退,1637年馬尼拉當局決定減縮雞籠駐軍規模,以轉口貿易為主的雞籠港逐漸淡出東亞海域的航運體系,1642年荷蘭佔領雞籠後,北部臺灣的貿易轉移至淡水港,雞籠港之重要性漸減,成為臺灣島沿海船運港口。
及至清朝,以雞籠偏遠,未設文武官員駐守,僅有水師巡哨。19世紀西洋列強勢力在東亞擴張,雞籠港轉趨重要;此港口門寬深,附近有煤礦,又是對外開放的口岸,有鴉片進口,商務急遽發展,進而成為臺灣防務的重點港口,改稱「基隆」,1885年清法戰爭(又稱中法戰爭)時主要戰場之一。


撰稿者:陳宗仁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24日
參考資料:
1 陳宗仁。2005。《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臺灣早期史研究》。臺北:聯經。
2 陳宗仁。2007。〈洋務視野下的地理描繪:試析國家圖書館藏晚清「基隆海市圖」〉。中國國家圖書館主辦「地方文獻國際學術研討會」。
3 康培德。2003。〈十七世紀上半的馬賽人〉。《臺灣史研究》,10(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