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霧社事件

1930-1931年臺灣原住民一連串抗日事件與臺灣總督府征伐原住民之軍警行動。1930年(昭和5年)10月27日,賽德克族之6個Tkdaya部落(Mehebu、Truwan、Boarung、Suku、Gungu、Drodux),趁霧社地區舉行運動會、日本高官群集之際,爆發大規模抗日出草事件。此事件使日本人有134人被殺(另有2名臺灣人因身著和服被誤殺)、215人受傷,霧社地區多數的警察分駐所被原住民攻擊,霧社地區完全被原住民佔領。
臺灣總督府自10月31日起,投入大量軍警武力討伐霧社地區之「反叛蕃」,原住民敗走藏匿於深山岩窟,日方以大砲、飛機對原住民藏匿之密林進行轟炸,原住民除少數婦孺投降之外,多數因此被迫相繼自殺。總計死亡644人(其中296人自殺)。事後,6個部落的餘生者561人及少數散居的Toda和Truku,被強制收容於Sipo與Drodux。
1931年4月25日清晨,在日本官憲的操縱和默許下,與Tkdaya夙有嫌隙的Toda、Truku壯丁,襲擊Sipo、Drodux的「保護蕃收容所」,216名「保護蕃」在熟睡中被殺。5月6日,抗日餘生的298人中除了病患之外,有278人被強制安置於川中島。10月15日,川中島駐在所召集106名餘生者赴埔里參加歸順儀式,其中的38人被以「曾經參與霧社蜂起事件」為由下獄,日本官憲最後宣布這些人都「因病死於獄中」。
事件之後,日本殖民統治者檢討原住民發起抗日事件的原因,包括總督府對山林資源大量開發,使原住民的獵場減少,而伐木林場位於原住民祖先的聖地,是對原住民的一大侵犯;加上日本警察深入原住民社區,其權威凌駕部落領袖,對其社會帶來極大的衝擊。此外,總督府徵調原住民從事各種勞役工作,徵調期間與原住民種植小米或打獵的時間相衝突,勞役工資也偏低,各種因素匯集成原住民的仇日心理。
今仁愛鄉設有「霧社事件紀念公園」,園內立莫那魯道紀念碑。2001年臺灣銀行發行20元紀念幣,以莫那魯道肖像為正面圖案。


撰稿者:吳密察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24日
參考資料:
1 鄧相揚。1998。《霧社事件》。臺北:玉山社。
2 Yabu Syat、許世楷、施正鋒。2001。《霧社事件:臺灣人的集體記憶》。臺北:前衛。
3 姑目‧荅芭絲。2004。《部落記憶:霧社事件的口述歷史》。臺北:翰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