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王爺廟

王爺為主祀神的廟宇。有的也稱為「代天府」或相近的名稱,表示其為「代天巡狩」,實則具有瘟神的性質,稱為「天行疫者」或「行瘟王」。這是淵源於東晉道經《女青鬼律》、《洞淵神咒經》等書,有五方鬼主負責行瘟、行疫的說法;在中國瘟疫史上,乃因瘟疫流行而演化出行瘟使者,用以驅瘟逐疫、解除懼瘟的怖懼心理。因此以船送瘟的習俗遍存於各地,特別是濱水地區。
王爺廟所奉祀的諸姓王爺多達132個姓氏,其中單祀者以池王爺為多,通常以位於中國廈門的馬巷元威殿所祀池王爺的成神神話為主要傳說。王爺廟一般以合祀者最多,或三位、五位,其成神事蹟是5位書生赴京科考,中途遇瘟神奉令下毒,書生乃計取瘟藥後當場吞服,或說撞見瘟神下毒,乃投井而死,死後被玉帝敕封,成為解瘟驅疫的王爺;類似者還有三十六進士的說法,因為代皇帝巡狩而於海上遇難,因有功績而被封成神。
中國福建福州地區盛行五瘟為五帝信仰,因曾被地方官憲禁毀,於是被偽飾為五顯大帝、關帝,又曾被地方人士改造為「代天巡狩」,以規避官方的禁制。五帝信仰隨福建移民入臺,或福建放流王船後,泊於澎湖、臺灣西岸與西南海岸,居民建廟奉祀,廟名多作「代天府」。著名者如南鯤鯓代天府,分香眾多,號稱「王爺總廟」;也有使用其他廟名者,但廟額仍是「代天巡狩」,如澎湖海靈殿,殿前便有「行臺」匾。
迎王祭典的王府,其設施乃是仿皇帝巡狩、或巡按史代巡的規制,外面必定張貼行宮、行臺或轅門之門榜,第二進為儀門,王府內則必懸「代天府」匾。在體制上是將天行使者改造為代天巡狩,並將原本正殿依仿巡狩禮制而改為王府,祀宴的祭祀儀節與掛牌(放牌)視事,皆仿用巡狩禮儀。
王爺被稱為「千歲」,於府內接受各廟主神、地方頭人參謁,就如帝王或巡按使接見地方諸王及耆宿之禮。王爺也在每日出王令,會同各廟的神轎、陣頭,巡視、遊行全境,表示通觀地方、省察民意,實則富含鎮壓地方不靖之意。
臺灣中南部王爺廟特別多,其他地方則較少見,東部地區尤其少見,除開發較晚之外,也與東部並非王船泊岸地有關。中南部地區從創建王爺廟到分香各地,經統計王爺廟總數比媽祖廟還多,反映移民早期的懼瘟心理;其後逐漸轉變為地方護佑之神而定期巡狩,如雲林褒忠的五年王爺;或是定期的科年巡狩者,如臺江內海舊區的蕭壠香(佳里金唐殿)、西港香(西港慶安宮)、土城香(土城正統媽祖廟,先前奉祀五府千歲)等,都因代巡之責任而可跨越村落,故被稱為巡狩的「王爺香」,香境有擴大的趨勢;現今西港香已超過百個村莊,廟方自許為全臺「第一香」,2009年2月「西港刈香」被文化建設委員會公告為民俗及有關文物類的文化資產。
行瘟與代巡的結合,王醮與祭典的複合,顯示地方性祭典活動,乃是定期性的潔淨,其宗教意義如同年例的媽祖進香。而其三年一巡則成為禮儀、民藝的載體,在定期的循環中,得以持續其祭祀禮儀、王醮科儀,並及於儀式性陣頭的各種表演活動。
目前在東南亞的福建移民區,如馬來西亞馬六甲等地也有王爺廟,福建地區也漸次恢復代巡信仰及活動。臺灣稱得上是代巡信仰最為盛行的地區,相關的禮儀、民藝活動為信仰文化的一大寶庫。

撰稿者:李豐楙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1月08日
參考資料:
1 劉枝萬。1983。《臺灣民間信仰論集》。臺北:聯經。
2 黃文博。1994。《南瀛刈香誌》。臺南:臺南縣立文化中心。
3 李豐楙。2006。《臺江內海迎王祭》。宜蘭:傳藝中心。
4 Michael A. Szonyi(宋明怡)。2006。《福建地區五帝信仰資料彙編》。香港:華南研究中心。
5 李豐楙。2008。〈巡狩:一種宣示與驅除性的禮儀模擬〉。收於《臺灣民間宗教信仰與文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李進益、簡東源主編。花蓮:花蓮教育大學民間文學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