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奏職

道教正一派向上天奏請傳授經籙,以認定受度籙士成為道長或晉昇品秩的儀式。
從南宋以降,各符籙派多歸於正一派,龍虎山張天師掌控道士授籙傳度的權力,也建立制度化的道派傳統。奏職所傳度的經籙,包含經典、戒律、度牒與法籙(紀錄道士、人、神溝通的秘訣功法和符圖文書)等。經由奏職授籙後,道士取得法名(依派詩字序命名)、經籙(初授為「太上三五都功」)、仙職(按《天壇玉格》經籙分5級)、壇靖(依出生甲子)與相予配合應用的法器,才能具備主壇行持道法與成為道師的資格。
鄭氏與清領時期,道壇道士從福建、廣東遷到臺灣,為延續正一派的道脈傳統,雖有親往龍虎山受籙、或返回原籍接受傳度者;但更多則因為海峽阻隔而在地傳授,逐漸形成臺灣本地的傳授譜系。
經由天師奏職者,臺灣道士行內分「文奏」與「武奏」二種。文奏即指第63代張天師1950年來臺後,欲奏職者到「中國道教嗣漢天師府」所在,填寫「申請奏(陞)職弟子道籍表」,經由考核通過申請,再舉行一至兩天傳度授籙科儀,與傳度、監度、保舉等三師證盟,取得張天師萬法宗壇籙牒。
武奏多為中南部靈寶派道士所採用,靈寶派多道法雙修,對閭山法有深厚的傳統與認識,也因為早期移民在海峽兩隔下,無法親至江西龍虎山受籙,因此吸取法派的特色為替代方式。武奏除舉行「正一閱籙陞職道場科儀」外,並借用閭山法派的「登刀梯」昇任法師般「通過儀禮」方式奏職,也象徵通過傳法試煉。儀式由度師信香遠叩,嗣漢天師保舉(或謹書於傳度文檢中),做為晉升道長的一項考驗與資格證明。不管張天師是否親自到場,奏職的道士爬登刀梯後,一定依例遙對江西省龍虎山的祖庭方向跪拜稟告,並擲筶請示是否允許奏職,這些象徵性動作顯示正一派為制度化宗教,具有規範內部神職人員的力量,也具體表現神職者需親自前往朝拜宗教聖地的朝聖意義。

撰稿者:謝聰輝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1月09日
參考資料:
1 施舟人(Kristofer Schipper)。1981。〈都功の職能の關する二、三の考察〉。收於《道教の總合的研究》:252-290。酒井忠夫主編。東京:圖書刊行會。
2 大淵忍爾編。1983。《中國人の宗教禮儀:佛教道教民間信仰》。東京:福武書店。
3 丸山宏。2000。《道教儀禮文書の歷史的研究》。東京:汲古書院。
4 李豐楙、謝聰輝、謝宗榮、李秀娥合著。1998。《東港東隆宮醮志:丁丑年九朝慶成謝恩水火祈安清醮正科平安祭典》。臺北:學生書局。
5 李豐楙。2005。〈經脈與人脈:道教在教義與實踐中的宗教威信〉。《臺灣宗教研究》,4(2):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