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中元

歲時節日中與道教有關的節俗。一般稱為慶讚中元、中元齋,也有民間仿用日本的習慣,稱為中元祭。因其時間與佛教節日相同,佛教僧眾以誦經功德回向救先亡倒懸之苦,故有放焰口施餓鬼等儀式,由於兩者性質相近,中元節佛教「盂蘭盆節」常相混合。
道教節日能與傳統民俗相應,主要基於同一宇宙觀:即天、地、水三界,被神格化為天官、地官、水官所統轄的三界府署,民間通稱的「三界公」,便是以三官泛指三界眾神。中國東漢末年,天師道便已綜合前道教期的宇宙觀,首過即需上「三官手書」,分別投於天、地、水中,表示向三官懺悔罪過,以祈求平安。經歷六朝時期的發展後,三會日與三元思想結合,唐代官方的提倡,上元、中元、下元等三元日定型化,成為祈求玄元皇帝(太上老君、老子)的三元齋日,皇帝率同百官參與齋儀。唐、宋以後,已成為民俗節日:上元日(農曆正月15日)為天官賜福日、中元日(農曆7月15日)為地官赦罪日,而下元日(農曆10月15日)為水官解厄日。
道教以中元齋為先亡及孤幽赦罪日,佛教亦於解夏日(指農曆7月15日)後救倒懸之苦,均被融合於年中行事。對於赦免有主先亡、無主孤幽生前的罪愆,道教經典中三元經系,即以神話、義理支持中元齋儀,使中元齋成為各種齋法中,祈求地官以功德力解罪。這些齋儀的赦罪對象,早期既有祭厲的無祀之鬼,後來結合道教的罪觀,凡人生前已犯、未犯的罪,都應在赦罪之日懺悔首過,地官則在此日進行解赦,特別是在戰亂中罹難的凶死者。
因為懼厲的心理,民眾於日常生活中複合儒、釋、道三教,成為農曆7月15日的中元齋,民間則稱農曆7月為 「鬼月」。早期中國福建、廣東地區的風俗隨移民來臺,《諸羅方志》記述節俗稱泉之俗行於泉,漳之俗行於漳,被強調為是「俗同內地」,屬內地化階段的7月普度,清代官方、士人視為原籍屬性的文化認同。
普度在臺灣逐漸在地化的原因,緣於共同開發、分籍械鬥等因素,形成各地的地方傳統。全臺開發最早的臺南府城,7月普度的規模乃受郊商大小所影響;鹿港〈普度謠〉也曾記載農曆7月1日到30日的1個月間,輪普遍於全鹿港各角頭;這一種輪普也倖存於古諸羅城(今嘉義地區),從城隍廟開始,結束於地藏王庵,1個月之中全區輪普。輪普制度的形成乃與各地祭祀食物的供應、僧道人士方便職掌有關,臺諺有「七月無閒和尚」,意指和尚或道士需依序排定輪普以便進行法事,故7月整月不得空閒。國民政府時期,臺灣省政府以改良民俗之名,厲行節約之需,於1952年規定統一於農曆7月15日進行普度,以免請客浪費。輪普制度被破壞後,鹿港至今未能恢復輪普的舊制。
雞籠(基隆)曾因為漳泉拚鬥而死傷慘烈,咸豐年間決定以字姓代替籍屬組成主普單位,共同普度「老大公」,以「拚陣頭代替打破人頭」,從最早的十一字姓發展,至今已有十五字姓,此舉解除了械鬥傷亡之痛,乃是良好的中元普度典型。原本「十四日迎斗燈、二五放水燈、二六普度」,而以公普作為7月普的尾聲,方便輪值給下一年的字姓。後來在臺灣省政府的命令下,改為「十三迎斗燈,十四放水燈、十五普度」,並於7月中旬即需押孤離境,這樣的行事雖不合理,但迄今仍未能復舊。
新埔義民廟也是採取輪普制度,在農曆7月15日後數日舉行,這是緣於桃、竹、苗地區的客家族群曾參與平定林爽文、戴潮春事變,因保護庄頭而戰死者,其骸骨埋於新埔義民廟現址後,決定採行輪值制,由早期的11庄漸次擴張為15庄;普度時在庄內賽神豬、神羊,勝選之神豬、神羊則陳列於義民廟前廣場。
臺灣各地慶讚中元時,輪值主普者常會以陣頭或豬、羊等相賽,即中國歷史文獻所稱的「賽社」,臺語則稱為「拚陣」、「賽豬公」等,都是在地化拚賽的民俗佳例,因而字姓、聯庄成為長久維繫民俗的社會力,為漢人社會的節慶典型。

撰稿者:李豐楙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1月08日
參考資料:
1 李豐楙、劉還月、許麗玲。1993。《雞籠中元祭祭典儀式專輯》。基隆:基隆市政府。
2 李豐楙。1999。〈嚴肅與遊戲:道教三元齋與唐代節俗〉。《傳承與創新: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十周年紀念論文集》。鍾彩均主編。臺北: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籌備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