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朱點人

小說家。原名朱石頭,後改名朱石峰。1918年(大正7年)自老松附屬公學校(今老松國小)畢業後,於臺北醫學專門學校(今臺灣大學醫學院)任雇員。1933年(昭和8年)與廖漢臣王詩琅等組織臺灣文藝協會及籌辦《先發部隊》,並與蔡德音負責該刊物小說戲劇稿件的審查。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朱點人加入臺共地下組織,1949年被捕,1951年1月20日槍斃。
作品以中文小說為主,張深切〈評先發部隊〉一文中稱許朱點人為「臺灣創作界的麒麟兒」。小說主題可概分為4種:(一)男女感情的反省,如〈紀念樹〉、〈無花果〉。(二)常民生活的圖繪,如〈蟬〉、〈安息之日〉與〈長壽會〉。(三)關懷弱勢階級,如〈島都〉、〈打倒優先權〉。(四)反殖民書寫,如〈秋信〉、〈脫穎〉。
1930年代以來,相對於賴和、陳虛谷等第一代作家,身為第二代作家的朱點人在文學創作上除持續在政治社會題材著力外,更有意識地在技巧上進行開發。朱點人於《先發部隊》創刊號發表〈偏於外面的描寫應注意的要點〉曾論及:「一篇作品的成功與否,在主題、題材、描寫的三者之中,要看描寫的手段如何。不論思想怎樣豐富,題材如何清新,若沒有描寫的手段,結局無異一篇記事的文字……記事的文字,是類於地圖式的文字,要是繪畫的文字,才是文學的作品。」足見朱點人對自身的文學創作具有修辭意識,企圖透過書寫形式的開發,強化文學本身審美與批判的效力,這也決定了其小說書寫在同世代作家中的高度。
朱點人小說書寫技巧面上最大的特質在於插敘技巧的應用,早期小說〈島都〉、〈紀念樹〉中就有意識進行實驗,到後期隨小說書寫經驗的累積而成熟。小說的插敘技巧不單純只意在補足角色過往的故事,與調動故事時序來產生不同的閱讀感,更重要的是製造今昔敘事區塊間的對應,藉以解釋小說角色困境的緣由,以達成反諷的敘事動機。1935年〈蟬〉發表後,朱點人小說語言已建立自我風格,從〈秋信〉中對臺北殖民空間以及主角斗文先生今昔感受的書寫,足見朱點人對空間場景與角色獨白突出的掌控力。
身體書寫亦為朱點人用心之處,〈紀念樹〉、〈蟬〉、〈安息之日〉、〈長壽會〉之人物都帶有病體特質,透過身體生理困頓拓展心理記憶是朱點人小說基本的敘事策略。不過,在〈島都〉、〈打倒優先權〉對勞動者身體痛楚經驗,以及〈秋信〉面臨殖民現代化衝突的遺民觀點,呈現朱點人左翼思考的脈絡。特別是相對於朱點人小說中不時出現的臺北總督府建築,更反映臺灣知識分子於日治晚期所潛藏內心的政治焦慮。

撰稿者:解昆樺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0月28日
參考資料:
1 朱惠足。2005。〈帝國主義、國族主義、「現代」的移植與翻譯:西川滿「臺灣縱貫鐵道」與朱點人「秋信」〉。《中外文學》,33(11):111-140。
2 許俊雅。1995。《日據時期臺灣小說研究》。「人文社會科學叢書 / 國立編譯館主編」1。臺北:文史哲。
3 王詩琅、朱點人。1991。《王詩琅、朱點人合集》。「臺灣作家全集‧短篇小說卷‧日據時代 」5。臺北:前衛。
4 陳芳明。2004。《殖民地摩登:現代性與臺灣史觀》。「文史臺灣」2。臺北:麥田。
5 陳建忠。2004。《日據時期臺灣作家論:現代性、本土性、殖民性》。臺北:五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