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張貴興

小說家。筆名紀小如、紀文如。1976年中學畢業後自馬來西亞來臺,就讀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現為國中英文教師。初中時開始嘗試寫作,發表各文類作品於馬來西亞《蕉風》、香港《明報月刊》等。大學時代曾獲《中國時報》文學獎(〈俠影錄〉短篇小說佳作,1978;〈伏虎〉短篇小說優選,1979)。作品結集為第一本小說集《伏虎》(1980)。1988年以〈柯珊的兒女〉獲《中國時報》中篇小說獎。1992年出版第一本長篇《賽蓮之歌》,逐漸建立個人風格,以濃艷華麗的語言,刻鏤雨林草木走獸的蒼莽。1990年代後以長篇寫作為主,也漸漸把小說背景全面拉回婆羅洲。1992年後的10年為其創作高峰期,1994年《薛里陽大夫》、1996年《頑皮家族》、1998年《群象》、2000年《猴杯》、2001年《我思念中的南國公主》,2001年更以《猴杯》獲《中國時報》小說推薦獎。
最具特色的作品是以婆羅洲雨林為背景的系列小說。他和李永平有共通的背景(均出生、成長於東馬砂朥越),年歲小了將近一個世代,但卻比後者早了近10年把場景拉回故鄉。從《頑皮家族》到《我思念中的南國公主》,對臺灣文學史的意義在於,它們補充了一個南洋的向度。這多少也體現了臺灣文學場域的開放性、文學空間的複雜度,顯示在文學上臺灣並非孤島,猶如它和香港之間有著複雜的互動。張貴興小說高度美學化的熱帶雨林,也擴張了臺灣文學的想像視野,那是在地作家不可能做到的。雖然有著歷史與地理的隔膜,但張貴興小說的書寫策略其實已企圖克服不同背景讀者的接受,即是把小說的世界建構成審美烏托邦。相對於詩意的審美真實,具體歷史中發生的一切,都和傳聞軼事一樣,不過是文學的材料。
以臺北為背景的〈柯珊的兒女〉其實與臺北的關係不大,故事本身彷彿是自足的;而《賽蓮之歌》中的故鄉亦然,小說世界是作者的天空之城,以更為飽滿、詩意的語言敷寫熱帶叢林邊緣的青春期男女初盟的愛慾與壓抑,輔以大量的英詩、音樂。其中最精彩的部分是借陌生化的技巧把人的情感焦慮,轉移到走獸──大蜥蜴身上,而讓故事充滿幻想色彩。這樣的書寫策略:藉由雨林中的飛禽走獸、植物,以為托喻,一直延續到他成熟期的2本重要小說《群象》(象、鱷)與《猴杯》(犀牛與豬籠草)。前者以婆羅洲共產黨為故事核心,以武裝遊擊隊的被追殺及自我異化為焦點,是一則《現代啟示錄》式的故事,探討蠻荒處境中人性與獸性的詭異轉化。後者處理華人和當地土著間的剝削關係,同樣深入有權勢華人的黑暗心靈,但最亮麗的還是小說的語言,讓人與百獸草木蟲魚均立體呈現如金絲銀線錦織,建立了個人品牌。

撰稿者:黃錦樹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24日
參考資料:
1 黃錦樹。1998。〈張貴興和他的寫作道路〉。收於《馬華文學與中國性》。「風格館」S5050。臺北:元尊。
2 黃錦樹。2001。〈從個人的體驗到黑暗之心:論張貴興的雨林三部曲及大馬華人的自我理解〉。收於《謊言的真理或技藝》。臺北:麥田。
3 王德威。2002。〈在群象與猴黨的家鄉:張貴興論〉。收於《跨世紀風華:當代小說20家》。臺北:麥田。
4 林運鴻。2004。〈邦國殄瘁以後,雨林裡還有什麼?:試論張貴興的禽獸大觀園〉。《中外文學》,32(8):5-33。
5 簡文志。2004。〈張貴興小說的敘述辯證:兼以想像旅臺馬華文學的未來〉。《嶺東通識教育研究學刊》,1(3):3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