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大租

清朝統治以來,臺灣的土地制度即有所謂「一田二主」的特殊現象存在。所謂「一田二主」,意味著一塊土地有兩重的地主,一者為與佃農有直接租約關係的小地主,另一者則為名義上的土地所有人,也就是將土地承租給這些小地主的大地主。此兩者皆有從土地和農民獲取地租的權力,一般我們稱前者為「小租戶」,後者為「大租戶」,兩者所收取的地租則分別稱為「小租」與「大租」;因此,所謂「大租」,即指土地的名義擁有者從該土地上所能獲取的收益。
據考證,所謂「一田二主」現象的起因主要有二,其一為福建地區的舊慣,其二則為清朝開墾制度所導致,而後者對此現象的影響尤大。清朝為鼓勵人民墾荒,對申請開墾者發給墾照,承認其土地業主權。申請者獲得墾照後,往往不是單純自耕,而是大規模的招租開墾;在尚未開發的中、北部地區,獲得開墾許可的地方豪強便以集體拓墾的方式,從平埔族手中巧取豪奪得到了廣大的土地。由於土地面積甚大,因此墾戶常將土地交給其下的佃戶管理;而每一佃戶所能控制的土地亦不小,因此部份的佃戶又將土地租給直接耕作者進行農作。在轉租的過程中,中層的佃戶(小租戶)需要向墾戶(大租戶)繳交一定數量的田租,此即所謂的「大租」。
大租的種類甚多,除了上述民間自行開墾者所繳交的民間「大租」之外,還有承租清朝官地的「官大租」,原住民的「番大租」等,種類繁多不一而足。大租戶原本是土地的擁有者,但隨著時間演變,實際掌握土地的小租戶逐漸侵蝕了大租戶的權利,他們繳交一定數量的大租,再向佃農收取數倍於此的小租,在獲利和實力上壓過了大租戶,大租權因此逐漸喪失了其土地所有權方面的意義,並淪為租佃關係中的寄生者。同時,一田二主造成土地權利的紊亂,大小租戶的業權糾紛、公地的侵吞情況履見不鮮,田賦亦無法核實,也造成社會和財政上的嚴重問題。因此,至劉銘傳時,清政府進行「清賦」改革,採「減四留六」的方式,以漸進方式限制大租戶所能收取的地租,並清丈田畝,明定業權,大租的存在受到很大的削減;至日本統治時期,遂以強制收回與補償的手段徹底取消大租權,至1900年代初期大致功成,此後一田二主的現象乃成為陳蹟,而大租權亦告消滅。
撰稿者:鄭天恩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
參考資料:
1 黃富三,〈劉銘傳清賦事業與土地改革研究〉,臺大史研所碩士論文,1967.
2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臺灣史》,南投: 省文獻會,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