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寒夜三部曲

《寒夜三部曲》 長篇小說。李喬著。為《寒夜》、《荒村》、《孤燈》三大長篇組合成的大河式小說。書名是由鍾肇政所建議:「以為雄渾、深遠兼而有之。」三書分別由遠景於1979年10月(《孤燈》)、1980年10月(《寒夜》)、1981年12月(《孤燈》)出版,最新一版為2001年由遠景再版。2002年公視以《寒夜》為本改編為電視連續劇,廣受各方好評。2003年《荒村》、《孤燈》則被改編成「寒夜續曲」,由導演鄭文堂執導,再度引起大家對原著的關注,及對客家文化的興趣。《寒夜三部曲》將背景設立為日據台灣前後五十年左右(1890年至1945年),以彭、劉兩大家族三代拓土開山的種種遭遇為主軸,藉此體現出台灣人的命運:如何憑藉著「硬頸」精神,與生活的苦難戰鬥、反抗統治者無情的壓迫,描繪出台灣人民苦難與反抗的圖像。三書主要內容分別是:《寒夜》以客家族群在荒山野地開墾拓荒的故事為主;《荒村》從大正末年寫到昭和四年,敘述文化協會分裂前後,及農民組合前期的幾件重大歷史事件;《孤燈》寫戰爭下的台灣艱困無以為繼的生活,以及遠赴南洋冤死異國青年的故事。從早期拓荒的艱辛、人民抗日的過程、到戰爭末期台灣社會狀況,無不貼著台灣歷史脈絡書寫,也使得小說與歷史有了互文之趣。三部曲中探討了台灣人面對「土地」的深厚情感,也傳達台灣歷史長久以來無所歸屬的孤兒意識,完整的書寫出殖民地人民所面對屈辱,以及如何藉由「抗爭」來尋求生存的尊嚴。在台灣文學史上,與鍾肇政的《台灣人三部曲》、東方白的《浪淘沙》同為見證日據時代台灣歷史的大河小說。歷年來論者以語言、認同、女性形象、客家文化、漢奸文化、大河小說、地方性……等多面向之課題來解讀《寒夜三部曲》。李秀美以地方性來詮釋:「以蕃仔林、台灣時空的特殊性作為社會和經濟等人文活動的背景,彭劉兩家為主體人在其中活動,與土地的關係由生存的依據、理想的著力,到歸返指引,顯示人的地方經驗由物質性逐漸精神化,地方意義的呈現也隨之由小地方的蕃仔林擴及大地方的台灣…….」;盧翁美珍則以書中的女性形象來分析:「綜觀全書,李喬以『母親』形象結合『土地』,統攝全書;母親、土地和生命本體關係密切,母親為樞紐,結合土地和生命,三者往復循環不息。以彭阿強建構苦戀土地主題;用阿漢、明鼎主演抗爭主題;再用燈妹、明基兩線建構傷痛與回歸主題;最終再用『體香』、『銀戒』、『光』所代表的母親及『鱒魚』為總體造型,完成回歸總主題。」,由此可見其所蘊含豐富的討論空間。(黃恩慈撰寫)
撰稿者:文學類工作小組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