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香港三部曲

《香港三部曲》 長篇小說。施叔青著。為《她的名字叫蝴蝶》、《遍山洋紫荊》、《寂寞雲園》之共稱。首部曲《她的名字叫蝴蝶》為洪範出版社1993年8月1日出版、二部曲《遍山洋紫荊》為洪範出版社1995年10月24日出版、三部曲《寂寞雲園》為1997年7月15日出版。此三部曲嘗於1999年入選《亞洲周刊》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旅居香港十數年,施叔青以一個「外地人」的眼光,循藉《維多利亞俱樂部》裡一樁牽涉多位英國人以及華人高層的貪污案,從而以鮮活的筆法描繪出香港自殖民時代伊始、直至回歸前的處境。透過廣泛而精密的資料蒐集,施叔青以不平凡的野心著墨於一名長相是中非中、似洋非洋的紅妓附身於香港這段百年來「借來的時間」,講述一個在上個世紀末從東莞的鄉下被綁賣入港淪落為妓的不幸女人,由於種種偶然的因緣,在香港百年崛起的歷史夾縫中跌宕發跡的家族傳奇。就其語言、史觀和敘事架構而言,《她的名字叫蝴蝶》及《遍山洋紫荊》可視若以香港殖民血淚為主軸的前半部,而《寂寞雲園》由於流離跳動的敘述加上顛覆殖民架構因此則可視為後半部。首部曲《她的名字叫蝴蝶》讓黃得雲的經歷遊走幾個重要香港歷史事件之中,添加給分真實感。從被綁入港恰好碰上港督軒尼詩提出的反對華人蓄婢案,改變了她被賣做婢妾的命運,卻輾轉墮入煙花為妓,再經歷過1892年的鼠疫浩劫和香港政府潔淨局放火焚燒華人區,使黃得雲在大火中逃離妓院,成為潔淨局幫辦亞當史密斯豢養的情婦,自此埋下不黃不白的私生子。二部曲《遍山洋紫荊》,黃得雲被亞當史密斯的部下、同為中國人的屈亞柄所欺壓,不管她如何洗盡鉛華委身以對,最後還是遭到拋棄,於是在1895年頒布的新住宅條令造成兩萬多華人的人口返鄉大遷移,使黃得雲也萌生了回家的念頭,卻又由於英國殖民者用炸開清朝大門剩下的炮彈來摧毀中環海軍船塢擋路的小山,使黃得雲找不到昔日的碼頭而夢斷東莞,但她拒回妓院,反因識得夷語,又得到掌管當押的十一姑的賞識,從而拖著個混血的私生子黃理查,努力在當舖裡打雜並且學習到當舖的經營技巧,而後,黃得雲母以子貴,以錢莊與洋行買辦黃理查之母的身份,買下港九填海新生地,造就日後黃理查成為地產大亨的伏筆。最後在《寂寞雲園》的故事裡,香港三部曲的整個時空轉到1970年前後的香港,以黃家「雲園」即將拆卸,象徵同一個時期殖民時代的淺水灣酒店、舊匯豐銀行大廈,也步入歷史,舊時代結束、新時代來臨。在此,作者親自僭入故事中,飾演一位因為藝文演出而結識了黃得雲的曾孫女黃蝶娘的銀行太太。作者藉由協助黃蝶娘考證黃家故事的過程,再一次回溯黃得雲一生中最後的愛戀──也就是她與匯豐銀行最後一任英籍總裁西恩修洛之間長達數十年卻苦無結果的淒美愛情,當初靠著西恩的蔽蔭,黃家一步步登上地產鉅子的寶座,日後,黃家憑恃第三代黃威廉成了大法官,黃家也由地產巨富的身份,轉變成為政治世家。黃得雲傳奇一生的命運系譜全拜無意架構所賜,從無意被綁為妓、跌入歷史,卻又無可選擇地讓歷史左右自己的命運,她在無能的中國父親(權)調教自己的中國女兒以供洋人褻玩的恥辱之下,單憑一己之力對她的英國情人與屈亞炳在性位置上進行反吞噬,從感慨個人力量的渺小和對歷史的無奈中,黃得雲藉跳脫傳統的性意象破除殖民者絕對霸權的宰制,在不育雜交的洋紫荊標誌下,間接呼應了黃理查身為「中西雜種」的無父身分,兩者雖然同處於身分認同的尷尬上,但作者卻有意點出一個後殖民中相當中要的問題,即宰制與被宰制之間所存在的並不是一組單向箭頭,而是相互影響的概念,自以為文明高等的英國統治者,某種程度上也受制於低等的華人。(陳凱筑撰寫)
撰稿者:文學類工作小組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