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林風眠

林風眠(1900-1991)原名風鳴,又名紹勤,1920年改名風眠,廣東梅縣人。林風眠一九二○年到法國,先在里昂美術學校楊賽斯(YANCESSE)工作室學雕刻,後轉入巴黎高等美術學校學院派教授谷蒙(CORMON)工作室學油畫,攻打堅實的基礎。顯然他未肯陷入學院的牢籠,而偏向印象派、後印象派、野獸派、表現派等個性奔放的狂烈畫家,他深入理解、體會了現代西方的審美精髓。同時也經常到東方博物館鑽研中國的傳統藝術、繪畫、陶瓷等。海外遊子在東、西方藝術的比較研究中,也許更易發現自己,辨認自己的前途。
中國傳統繪畫隨著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大潮衝出低谷,吸取西方,中西結合成為誰也阻攔不住的必然的發展趨勢。老一輩的美術家到歐州、日本留學,直接或間接引進西洋畫,年幼的西洋畫發育不良,成長緩慢。倒是由於異種的闖入,促進了傳統繪畫的劇變與新生。這些學了西畫回來的前輩們大都自己拿起水墨工具創新路,啟發年輕一代對傳統的重新認識。
1925年回國後,在蔡元培推荐下出任北平國立藝專校長;1927年又受蔡委托在杭州,創立西湖國立藝術學院。抗戰期間,因北平、杭州兩校合併,人事紛紜,遂隱居於四川嘉陵江畔作畫。1949年後任上海中國畫院畫師。回國後作《人道》等重大社會題材的大幅作品,成教化,助人倫,憂國憂民。但藝術救國尚屬空中樓閣,他終於發現自己「畢竟不是振臂一呼而應者雲集的英雄」,便漸漸轉入藝術自身的革命。他為同學紀念冊上題寫「為藝術戰」,平易近人,和藹善良的林風眠只有微笑,很少見他生氣。
五十年代後,中國知識份子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考驗,他們竭力適應新的社會要求。如潘天壽,已無法教授國畫,只讓他講點書法,他勉力改造自己,作了一幅“送公糧”的政治圖解式作品。林風眠在風景中點綴高壓線,算是山河新貌,同時也表現農婦們集體勞動剝玉米之類的場面。這些出身於農村、山鄉的老畫家,對農民是具有真摯感情的,但迫他們拋棄數十年的學術探索來作表面的歌頌。
「文化大革命」中林風眠被捕入獄四年半,沒有理由,當然也無須理由。大量的精心作品先已浸入水盆、浴缸中溶成紙漿,從下水道沖走。至於油畫,則早在杭州淪陷後被日軍用作防雨布了。一九七七年林風眠獲准出國探親,去巴西探望妻、女,其後定居香港。直至去世。著有『中國繪畫新論』;出版有『林風眠畫集』等多種。
撰稿者:曾長生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