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鄒族戰祭

  戰祭(鄒語稱Mayasvi)又稱凱旋祭,是屬於全部落性的祭典,現由達邦和特富野兩部落輪流舉行。鄒族人以前舉行戰祭的時間不固定,一年中可以舉行好幾次,也可以不舉行,現在則已統一在每年的二月十五日。這個祭典主要是祭拜天神和戰神,在會所及其廣場前舉行,舉行的時機有三:1.勇士征戰(出草)凱旋歸來時。2.重建或修建會所時。3.成年禮及男子週歲獻禮後。戰祭最重要的意義是要勉勵鄒族人用自己全部的精神和生命來保護整個部落,並祈求戰神降臨保佑他們。所以,戰祭中最重要的儀式就是迎神祭和送神祭。
  戰祭開始前幾天,要整理會所裡的聖物,並修建會所的屋頂。婦女需協助準備祭典所需祭品,如釀酒、做糯米糕等;男子則要為通往獵區的路(出征之路)除草,象徵出獵、出征順利的意思。
  戰祭舉行當天,派出汪、梁、高、石氏族各一人上山去採木槲蘭(鄒族的神花,鄒語稱Fideu)。部落中所有的勇士(成年男子),都要在頭目的領導下在會所集合,將鄒族盛裝穿著完畢,等待去採木槲蘭的勇士們回來。等帶著神花的勇士將木槲蘭攜回會所,大家把木槲蘭插飾於帽帶後作為戰神認識鄒族的標誌,才開始進行莊嚴的戰祭。等待期間,頭目會向大家講述戰祭的意義以及在儀式中需要留意的事情。
  祭典儀式包括迎神祭、團結祭、送神祭、路祭及家祭五個部分。祭典一開始,鄒族人要先用火把從會所中引火到會所前的廣場中心點燃柴火,接著將山豬(代替傳統儀式中的敵首)放在神樹(赤榕樹,鄒語稱Yono)前,由長老及勇士共同用腰刀及槍茅刺入豬身,每個參與祭典的男子都要將身上配掛的腰刀沾上豬血。
  在頭目及長老的帶領下,大家呼嘯通知戰神儀式已經開始,並以神樹作為梯子,請戰神降臨會所。所有成年男子唱迎神曲,然後拿出各氏族準備好的米酒、糯米糕和豬肉來祭戰神,再混合在一起讓大家分享,象徵戰神賜予征戰的力量,並讓各氏族都能團結共同抵抗敵人。
  接著,部落裡初生的男嬰要由其母親帶到會所,並由其舅舅持一小杯米酒,將其抱上會所祝神。經過這個儀式(初登會所祭)之後,男孩子就可以開始登上會所,從小接受會所的訓練。然後,主祭將帶領所有成年男子高聲歡唱,舉行送神儀式,恭送戰神回天上,並往村外移動,沿路展開路祭,一邊用刀砍下路邊象徵生命的茅草,一邊捆草代表族人生命的團結。路祭回程必須到各大家族祝神,象徵戰神所賜力量延伸至各氏族,鄒族人會祭拜土地神與粟神,各家族也會準備好小米酒請眾人暢飲,這就是家祭。
  接下來,鄒族人會為即將成年的男子舉行成年禮。接受成年禮的青年,要在會所內,蹲坐在長老面前,聆聽長老的訓勉,並由長老用藤條鞭打他們,然後為他們戴上皮帽,再帶他們到頭目家,給他們喝少量的酒,表示已經成年,可以允許他們喝酒了,在部落中也要負起更多的責任。行過成年禮之後,他們就從少年期過渡到青年的階段。
  整個正典活動至此告一段落,接著會有兩天或三天的歌舞祭活動,歌頌偉大的戰神及英勇的祖先。在第二或第三天午夜前,由頭目帶領成年男子再唱迎神曲和送神曲,然後將廣場上的火堆熄滅,戰祭才算正式結束。

  鄒族傳統部落生活中,男子的主要職責為征戰及狩獵,這兩個工作直接關係到族人部落的存亡,狩獵除了獲取民生用品,它還被賦予巡守領域的任務,一旦發現異族入侵獵區,征戰就發生,所以族人視征戰與狩獵為神聖任務。戰祭便是向戰神祈求戰力的具體儀式,如迎神祭、男子初登會所禮、成年禮、團結祭、路祭、歌舞祭等,無非是藉此儀節讓戰神佑助族人,並砥礪族人之志氣。
  鄒族男子自初生登上集會所,關係他一生要實踐的保護部落天職,初長之後學習各項技能,成年禮正式成為部落公民,擁有社會權力與義務,年長之後還得扮演傳承經驗與智慧的長者,這幾段生命成長過程,都和戰祭有密切相關。換言之,戰祭是傳統鄒族男子終身必行的生命禮俗,不參加戰祭的鄒族男子是不可能擁有社會地位的。
  另外,從戰祭的儀式流程、歌舞去觀察,可以發現它已經將人與神、人與人之間的倫常秩序安排得非常清楚,例如從舞隊、穿著、歌唱中就會分別其中代表的社會地位或歷史功勳,所以戰祭是維繫鄒族部落倫理、規範、精神戰力的一大支柱,如果一個鄒族部落無法維持戰祭,這個部落就表示已廢社,它已經失去與異族間競爭的能力。
撰稿者:張雯雅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
參考資料:
1 依憂樹‧博伊哲努(浦忠勇),《台灣鄒族生活智慧》,台北:常民文化,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