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人間孤兒

《人間孤兒》首演於一九八七年,出版於一九八九年,為汪其楣編導之作品,一九九二年更有延續發展的《人間孤兒枝葉版》。
《人間孤兒》全劇分為二十八個段落,看似魂雜錯落,但卻清楚地有幾條脈絡可循,從歷史到族群、從文化現象到社會亂象、從山川地誌到小人物心聲,交叉對照出特有的趣味,並反應出所謂的「孤兒」情結。
劇情內容以直線敘述鋪陳台灣的編年史,以學童、婦人、以及其他裝扮代表在台灣各族群的民眾,朗誦著國語、台語、客家語、原住民語作為開場。中間包括了皇民劇布袋戲《桃園三結義》、《閹雞》的模擬演出,以及從連橫《台灣通史》、《亞細亞的孤兒》、《寒夜三部曲》以及多位作家的文學作品中取材、發展出來的戲段,呈現出台灣歷史發展過程中不同藝術家對於台灣斯土斯民的不同觀察。
劇終前,全部演員扮演拾荒者與大學生,反覆合唱「農村酒歌」,以儀式化的行為,合作將舞台上的垃圾收拾歸類,反映出創作者的創作意念。
在排練過程中,汪其楣除了要求演員閱讀《亞細亞的孤兒》和《寒夜三部曲》,她也要求演員閱讀連橫著的《台灣通史》,以便了解台灣原住民與歷代移民的社會經濟歷史;她還要求他們研究各人自己的家族史與族譜,鼓勵他們在排練過程中即興演出各人的成長故事,希望改寫以漢族為中心的中原文化論述,而以本土多元聲音取代。於是,各種元素拼湊之下,這部《人間孤兒》便綜合了台灣的集體歷史與每個演員的個人歷史。
本劇可視為一齣台灣歷史尋根劇,對台灣社會現代化後的批評為主要特色;在演出過程中反覆頌唸台灣歷史上某一關鍵事件發生點,敘述出年代、日期、事件,整個演出如同一部流水帳式的編年史,企圖讓歷史與當下發展出一套對話空間與相互指涉的模式。就形式語言來看,集合了拼貼、解構、並置…等後現代藝術手法,將三字經、台灣歌謠、客家山歌、本土偶劇…等相互結合,擴大了後現代「混仿」(pastiche)的意涵,使得中西思考交錯延伸。讓參與者於二十八個段中,從不同角色獲得不同層面的思考方向及立場,從「經驗」中獲得歷史批判角度,也希望藉著講述台灣歷史的儀式性演出,集合大眾對台灣歷史的認識與共識,從而建構新的台灣意識與台灣認同。
相較於一九八七年的《人間孤兒》,一九九二年的枝葉版在開場上以卑南、布農、泰雅與鄒等原住民部落的儀式性吟唱與舞步為開場;劇終前則是以〈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的歌聲取代〈飲酒歌〉,同時,撿拾垃圾的儀式行為也由全部演員在舞台上植樹所取代,從垃圾的撿拾到樹木的栽種,創作者對於台灣的期待不言而喻。

撰稿者:楊弘瑜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
參考資料:
1 王友輝、郭強生主編。《台灣現代文學教程---戲劇讀本》。(二魚文化。2003年。)
2 http://www.srcs.nctu.edu.tw/joyceliu/mworks/mw-taiwantheatre/Orphan.htm(2006年4月27日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