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崇文社

標舉「重道崇文」的地方社團。原是奉祀文昌帝君神明會,後轉趨為學藝性儒教的結社。創於1917年(大正6年)10月6日,在彰邑南垣的武廟(今彰化市民族路關帝廟),舉行倉頡、沮誦聖人開幕安位式典,與祭者有日籍官員、地方賢達、公共團長、書房師生數百人。成立宗旨在尊崇聖人、振興禮教、喚醒社會迷信,以及關懷地方事務。
崇文社經常透過徵文,長期關注漢人傳統與殖民現代的統合與差異。1918年1月,黃卧松與吳貫世、賴和等崇文社員,因憤慨「風俗頹壞,人心不古」,乃倡議徵文,藉此「知舊俗之宜新」;1928年(昭和3年)1月起,以「新滑稽吟社」名義徵詩,首期以「野禿偷香」為題,多以戲謔文字,如做人食飯、作鬼講話等起興,看似遊戲筆墨,卻對社會風氣,批判其中。徵文部分,先發表於《臺日報》、《風月報》、《臺灣新聞》與《臺南新報》等,後結集出版《崇文社百期文集》(1927)、《過彰化聖廟詩集》(1930)、《崇文社十五週年紀念圖追懷武訓廖孝女合刊詩集》(1931)、《彰化崇文社紀念詩集》(1932)、《彰化崇友社貳拾週年紀念詩文集》(1936)、《彰化崇友社貳拾週年紀念詩文續集》(1937)、《前明志士鄧顯祖蔣毅庵十八義民陸孝女詩文集》(1936)、《彰化崇文社詩文小集》(1937)、《祝皇紀貳千六百年彰化崇文社紀念詩集》(1940),以及《彰化崇文社詩文小集》、《鳴鼓集》等系列圖書。
從作者、讀者與文章宗旨進行觀察,作品呈現臺籍知識分子的時代思考,包括賴和、許子文、楊肇嘉等人士,都曾寄稿;針對新學的主動與被動、迎合與抗拒,呈現如光譜的差異。因此,透過徵文方式,將傳統的核心價值,放置在新時代,重新考察,如:文明、漢學、國民性、教育宗教等,過程中,呈現公共場域的溝通理性,不僅發覺問題,還以「策議」形式提出論述,如:青年自覺、人才培養、文人模範、國敎宗敎、大學建設、鴉片弊害論、禁治産質實施等,徵文取向,以實用為主,切弊時事。
崇文社員除了參與地方事務、徵文發稿外,1920年代與林德林間的儒釋論爭,頗受矚目。1925年,於90期「振興筆權 崇正黜邪論」徵文,相關題旨標注:「林德林揭載,貴報漢文是是非非欄內云,際此文風掃地,縱使儒家其奈我何」,儒教則舉「正者崇重之,邪者黜抑之」的大纛,開始筆端交鋒,到了1927年的「中教事件」,轉趨熾熱,關於「臺中佛教會館」(簡稱「中教」)的林德林(1890-1951),所引發的桃色疑雲,以及僧眾結婚是否破戒,是否接受日本僧俗皆可結婚等問題,雙方各自援引盟友,蔓延數年,學者以為呈顯「儒釋知識社群的衝突」,儒教相關詩文,結集於黃臥松主編的「鳴鼓集」系列,《初集》(1926)、《續集》與《三集》(1928)、《四五集合編》(1930),文章多批判破戒與社會風氣,除此之外,纂錄黃氏《聽籟集》,以及「新滑稽吟社」的部分詩作,也是值得關注。
儒教諸子「崇文重道」「鳴鼓而攻」,其來有自,放在日治情境,除了體察「儒道釋同源」建構的漢文價值,更須關注殖民與同化的權力滲透,「崇文」所代表的儒學知識與道德系統,從制藝取士,納入君權的秩序中,到日人以同文同化,面對漢文。「文」性質的轉換與解放,一方面,崇文社高舉聖人,恭祭如儀,一方面,1920年代,臺灣文社與高山文社的繼起,都與漢文危機、調適傳統相關,這點從學制中的漢文科存廢、崇文社重建聖廟(1920)、設習字會(1921),以及中教事件,詩人林幼春、傅祺等設風俗匡正會,約略可知。

撰稿者:柯喬文
最後修訂日期:98年10月28日
參考資料:
1 黃哲永、吳福助主編。2007。《崇文社文集》。「全臺文」32-35。臺中:文听閣圖書。
2 黃臥松編。1930。《鳴鼓集》。彰化:崇文社。
3 臺灣日日新報。1917。〈崇文社主旨〉。《臺灣日日新報》。
4 施懿琳。1997。〈日治中晚期臺灣漢儒所面臨的危機及其因應之道:以彰化「崇文社」為例〉。收於《第一屆臺灣儒學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上册)》。國立成功大學國文學系編。臺南:臺南市立文化中心。
5 江燦騰。1999。〈日據時代臺灣反佛教色情文學的創作與儒釋知識社群的衝突〉。收於《第二屆臺灣儒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成功大學國文學系編。臺南:成功大學國文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