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清代機器局遺構

類別:古蹟
種類:衙署
公告文號:北市文化二字09830109700號
公告日期:2009年2月5日
行政區域:臺北市大同區
地址或位置:塔城街東西兩側
定著土地之範圍:玉泉段2小段371-4、371-24、371-25、371-26、366、366-4號
法令依據: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第2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款、第4款規定之評定標準。
所有權屬:公有
指定理由:
1、此區為清代劉銘傳巡撫在臺實施新政之重要基地,目前發現所存之機器局東側圍牆及四進衙門牆基均為劉銘傳時期建設的主要建物遺構,具備重現歷史的重要見證,圍牆外並留有清代時期石板道路,具有極高歷史價值之見證。
 2、石牆之構造反應清代臺灣本地安山岩與石灰所構築之特色。石板路以長條石板及鵝卵石相間鋪設而成,具都市道路建設之價值。
3、極具稀少性,全臺僅此一處,不易再現。
現狀:
1. 清代機器局四進衙門遺構:為保存地面下遺構,已用可逆式方法回填。
2. 清代機器局東側圍牆及石板路:圍牆現況露出,石版道路回填保護。
 
位於塔城街東西兩側與鄭州街交叉口的北門站C出入口附近的「清代機器局遺構」,為北門鐵道遺址,台北市文資委員會2009年通過列為市定古蹟,而被指定為古蹟部分包含機器局東側圍牆、機器局四進衙門遺構,以及圍牆以東5公尺內的清代石板路等。
「清代機器局遺構」是在民國95年底發現的,當時國立台灣博物館於鐵道部西南側區進行整地時,發現石砌牆及條狀石板道路,隨即向文化局提報鑑定。經文資專案小組鑑定,以及多次會勘、開挖,歷時一年多才掘出石牆、石板路等風貌,雖然現況已無具體結構遺跡,但文資委員認為,對機器局第一號工場局部設施基礎具有見證價值,尤其石牆構造反映清代台灣本地安山岩與石灰所構築之特色,石板路以長條石板及鵝卵石相間鋪設而成,具都市道路建設價值,清代石板路遺址為台北僅見,歷史意義珍貴,並請捷運局進行南北延伸探掘,完整呈現遺構的面貌。
清代,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在台推動洋務運動時,即在塔城街一帶設置機器局與鐵道工場,而「清代機器局」也曾是台灣火車頭及槍砲等的修理廠,更是劉銘傳在台灣推動近代化運動的重要文化遺產。
由於該遺址原定是捷運北門站出口之一,又加上北門站的周邊環繞著北門、鐵道部、台鐵舊宿舍、北門郵局、台北工場、機器局等古蹟,所以捷運局配合停工,重新規劃捷運北門站A區出入口的位置。同時為確定捷運北門站預定地地下遺構分布情形,捷運局特別調查研究,在古地圖與舊照片佐證下,於北門站A、C兩區出入口周邊展開一千兩百平方公尺大區域的考古探掘工作。
又為降低施工對古蹟產生的衝擊,捷運局也於2007年12月11日把位於捷運路線的「台北工場」挪移三十公尺,待2012年捷運完工後再移回原位。
 
清代「機器局」的興建是清廷「以夷制夷」的具體表現,希望以兵工業的自製能力與西方抗衡,同時,在台的劉銘傳也因台灣孤懸海外、軍事建設不足、調度緩慢,又為提昇個人地位、培植近代化技術人才等種種原因,故而積極設立機器局,這是第一個遠離中國內地的機器局,也是台灣建省後第一年的軍事建設之一。
建造「機器局」是一個清廷官方從未嘗試過的現代工廠工程,建造的過程牽涉到許多專業的技術,清廷官員是不可能獨立完成的,因此聘請了英國人擔任工廠監督,後來改由德國人畢第蘭(Butler)擔任。
「機器局」建蓋完成後,初期以製作槍礮子彈及修理槍礮,未有能力製造槍械,在台灣第三任巡撫邵友濂(1840年-1901年)擴廠之前,槍子的產量只夠平日操練之用,光緒18年(1892年)機器局又購鑄錢機器,開始鑄造五錢、十錢及二十錢的錢幣,同時還兼管鐵路的維修及伐木局,漸從最初的軍需工廠,轉變為多功能的近代工廠,也顯示當時台灣對近代事業需求。
到了日治時期,機器局便改為「台北兵器修理所」負責台灣全島陸海軍兵器之修理,及各種砲彈小銃丸、藥夾等製造,這讓台灣守備隊的兵器得以自給。1900年時,正式交接轉由鐵道部使用,通稱為「台北工場」。舊廠區內依據原有功能分區,將南側當作以行政為主的「鐵道部」使用,北側則為「台北工場」,但工場南側界線,因受限於原有傳統院落建築配置所致,呈彎彎曲曲狀;1909年,「台北工場」因不敷使用擴建時,只好向東側的空地發展,也正式將鐵道部的範圍擴充至塔城街東側。光復後,則為鐵路局所在位置。
撰稿者:趙筱蓓
最後修訂日期:100年0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