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冬夜

〈冬夜〉 小說篇名〈冬夜〉,這個看似富有詩意的名字,讓多位作家引用,楊守愚白先勇呂赫若都有所作品,本文就僅以呂赫若的作品來做評述。作者呂赫若,本名呂石堆。〈冬夜〉是呂赫若在日本統治時期所寫的作品,內容描述一個貧民窟的悲慘家庭,女主角彩鳳是這個家的長女,結婚不久後,丈夫就被徵調去菲律賓當兵,一去不回,也因為如此,夫家也對她不理不睬,在這樣的情形下,她只能回到淡水河畔的家中,此時正值政府統制當下,父親因受了經濟牽制而不能以賣菜為業,對於丈夫的歸來感到絕望,眼看家中的經濟壓力又頓時負重在她身上的情形之下,迫不得已只好去酒館上班,也就遇到她第二任丈夫―—郭欽明,在他的強迫威脅下,委身於他,原以為這是個擺脫不幸生活的開始,卻不知道這只是另一個痛苦的開端,因為丈夫而染上性病,再加上彩鳳婚後還去酒館上班,丈夫卻以此為理由,把彩鳳給休了,還要回當初娶她的聘金。生病好了之後的彩鳳,為了維持家庭的生活,逼不得已,又走回了老本行,面對這一連串的不幸遭遇,彩鳳只有怨恨、怨恨、怨恨。呂赫若筆下的「彩鳳」象徵著台灣的社會,她不幸的遭遇正好是戰前台灣社會到戰後初期的台灣社會的寫照,第二任丈夫「郭欽明」正是象徵著來台接收的醜惡官員,「你這麼可憐!你的丈夫是被日本帝國主義殺死的,而你也是受過了日本帝國主義的殘摧。可是,你放心,我並不是日本帝國主義,不會害你,相反地我會更加愛著你,要救了被日本帝國主義殘摧的人,這是我的任務。我愛著被日本帝國主義蹂躪的台胞,我是為台胞服務的。」
這是呂赫若諷刺和批判這些所謂「新殖民者」的虛偽面目,外省政府對台灣人民的壓榨更勝過日本帝國主義,這段表示郭欽明的甜言蜜語與他對彩鳳的糟蹋有著鮮明的對比,彩鳳的無奈、驚恐和絕望,都代表了台灣本地人民的命運。由祖國接收後的台灣不如想像中的好,國民政府因戰爭的關係,使得物價飛漲,貪官污吏將人民的血汗無所不用其極的剝削,台灣人民內心的憤怒由此可知。所以,呂赫若用男強女弱這個傳統典型的性別觀念,來表現出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關係,而彩鳳即淪為時代的犧牲者,犧牲她的一切,麻木、無所謂的在酒館求生,則代表台灣人民對於外來政權的介入,只是無奈、苟且偷生。〈冬夜〉這一篇文章雖是以一個卑微的女性人物――彩鳳作為主軸,但她的遭遇,卻可以讓我們窺探戰前和戰後的台灣人心態,是那麼的無奈和不得已。這使我的心中產生很大的震撼,深刻的思考在戰爭的時代下,有多少像彩鳳這樣的小人物用這樣的生活方式生存著?也不禁為台灣處於那樣的境地感到一絲絲的悲哀啊!戰後的台灣生活更是辛苦,戰爭帶來的危害更是可以看見的,社會呈現出來的往往是突顯基本的民生問題,台灣人民由期待到落空,由落空變成憤怒,心情的轉變都來自生活的不安定。在呂赫若的筆觸下,讓生活中卑微不起眼的人物,幻化成小說中的主角,藉由小說生動傳神的描述,真實的呈現無可奈何和心中的不平,這也是戰後作家作品中所要表達的主題。(王映雪撰寫)
撰稿者:文學類工作小組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