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錯誤

〈錯誤〉 鄭愁予著。本篇新詩初收於1955年臺北現代詩社《夢土上》,後收錄於1973年志文出版社《鄭愁予詩選集》,與1979年台北洪範出版社《鄭愁予詩集Ⅰ》。鄭愁予的愛情詩以〈錯誤〉一詩最為著名,很多青年男女朗朗上口、傳抄互贈,可說是成了愛情詩的象徵了。這是一首輕巧清雋的小詩,以江南的小城為底,襯出了思婦盼望歸人的執著愛情。沈謙在〈從何其芳到鄭愁予──比較評析「花環」與「錯誤」〉一文中提到:「自內涵上而言,脫胎於宋柳永的詞〈八聲甘州〉:『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鄭愁予創造了「美麗的錯誤」,意境的優美深婉堪與宋詞小令相提並論。這首詩在詩句的安排上很特別,全詩九行分為三小節,第一小節的兩行低兩格排列,表示「引子」。鄭愁予在談到這首詩時說:「這首詩為了表現馬匹經過街道,所以在詩句的安排上有些特別。前面和後面的兩行,類似馬蹄的行動;而中間有五行,主體是過路的人,客體是等待的人。」第一小節節奏短促,暗示過客的匆匆;第二小節這小小的城裡,女子等待的心有一種純粹無聲的美;末段呼之欲出的竟是「達達的馬蹄」馳過緊掩的「小小的窗扉」,然而「不是歸人」卻「是個過客」,真是個美麗的錯誤。運用時空變化,時間由長漸短,空間由大到小,情理與時空交會,寫出一個倦守春閨如蓮花開落的少婦內心的寂寞、期待與失望,構成美麗淒哀的效果。這首詩時空經歷四次的轉換:首節「開始」就顯現出作者的才華,第一句「我打江南走過」,以廣闊的「江南」為背景,暗示著過客的匆匆;第二句「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以「蓮花的開落」含蓄地點出季節的數度變遷,暗示著女主角等待時間的漫長。中間一節情節的「發展」,先把時間限定到「三月」,寫「東風不來」、「柳絮不飛」的寂寞小城,此後進一步把時間縮小到「向晚」,寫「跫足不響」的街道,不揭的「春帷」、緊掩的「窗扉」,運用豐富的意象,描述離人情懷中春閨少婦的落寞。而這春閨少婦的落寞,只是表象意義,其實作者是藉少婦的落莫渲染出自己本身飄泊的落寞情懷。末節「結句」,又以「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一句,回應首句「我打江南走過」,將鏡頭放大拉遠到虛無而廣闊的空間和連綿不斷的時間長河中,不但使前後文互相呼應回照,更重要的是能使本詩結構均衡。全詩有著含蓄不盡的美,將擅長等待的女子,以緊縮為禁錮生命的「窗」表現出來,為全詩伏下情感的基調。(廖祥荏撰寫)
撰稿者:文學類工作小組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