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百科橫幅

夜行貨車

《夜行貨車》 短篇小說集。陳映真著。臺北遠景出版社1979年11月初版。書前有作者自序,全書選錄自1959年首篇作品〈麵攤〉至1979年〈纍纍〉共十四篇小說。題材可以區分為6類:第一類描寫小人物的生活哀樂,顯現作者的社會關懷,如〈麵攤〉、〈祖父和傘〉;第二類呈現大陸人與臺灣人共處的生之戲劇,思索省籍議題,如〈永恆的大地〉、〈某一個日午〉、〈纍纍〉、〈將軍族〉、〈貓牠們的祖母〉;第三類探討知識分子思想的高拔與生活的失措,如〈哦!蘇珊娜〉、〈蘋果樹〉;第四類是對神話與宗教故事的再思與改寫,如〈獵人之死〉、〈加略人猶大的故事〉;第五類探討越戰後遺症,撻伐戰爭的扭曲心性及屠戮無辜,如〈賀大哥〉;第六類描寫資本主義跨國企業下人的異化,如〈夜行貨車〉、〈上班族的一日〉。綜觀這14篇少、壯之作,作者廣泛的關懷及批判社會,題材多元而主題引人深思,語言、敘事雖時或青澀摸索,但具有獨特的魅力。〈夜行貨車〉原載於1978年3月《台灣文藝》85期,行文特重象徵技巧,分成四章敘事:首章「長尾雉的標本」,敘述已婚的外商公司經理林榮平,為了維護家庭及在跨國公司的既得利益,長期不顧情婦秘書劉小玲爭吵著要正式結婚的要求,甚而在劉小玲被外籍老闆性搔擾時,也忍氣吞聲佯裝不知。林榮平一如標本,外表華麗,內裡的生氣與心性卻早經腐蝕淘空。次章「溫柔的乳房」,敘述劉小玲負氣移情於另一個經理詹奕宏,並懷有身孕,但詹奕宏卻為了對劉小玲過往情史的狂嫉而動輒打罵,劉小玲以勇敢的母性挺身護衛腹中血肉免於暴力,決定離職去美國投靠姨媽並不婚生子。三章「沙漠博物館」,敘述在公司晚宴暨劉小玲送別會上,外籍老闆又以言語輕薄她的赴美且輕賤中國人對美國的嚮往。詹奕宏憤而以辭職抗議要求道歉。「沙漠博物館」可能象徵著任何國家、地區甚或沙漠,即使有著蓬勃的生機與頑強的生物,也難逃資本主義強大科技經濟能力的染指,從而被圈地豢養或改變利用。四章「景泰藍的戒指」,敘述詹奕宏憤怒離席之後,劉小玲追隨出去,詹奕宏為她套上原先準備公證結婚用的,中國風味的景泰藍戒指,象徵著兩人的民族情感。小說結束於反覆出現的、開往南方故鄉貨車的意象。林榮平是一個完全被資本主義物化了的人,呈現出作者經濟題材系列小說的主題:資本主義跨國企業下人的異化。劉小玲是流寓來台的外省人第二代,詹奕宏是南部鄉下長大的本土知識份子,保有鄉土情感和民族自尊,兩人的終於結合,呈現出作者省籍題材小說常見的主題:本省與外省人以愛超越省籍隔閡。而夜行貨車的意象,則是七○年代「回歸鄉土」潮流的具象象徵。呂正惠在〈從鄉村小鎮到華盛頓大樓〉一文中指出,作者過於耽溺於對詹劉兩人火熱戀情的浪漫描寫,而使小說主題顯得失焦。〈夜行貨車〉獲1979年吳濁流文學獎小說獎正獎。(羅夏美撰寫)
撰稿者:文學類工作小組
最後修訂日期:98年09月09日